理性者(NT)

  1. 理性者的特性:

    [h3:語言―――抽象型 ] 理性者很少談論自身觀察到的事物,多把想像中的事情作為談資。他們更多提及的往往是想法而非物體。理性者超越觀察到的、能感知的或基於經驗的事物而選擇想像中的、概念化的或推論性的事物作為談話內容。他們盡量避免瑣碎的、不相幹的,多餘的話語,雖然他們也知道有些多餘的話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卻極不願意陳述顯而易見的事情,或重複一些觀點。 他們默認,對他們容易的事情,對別人也應該容易。理性者對定義異乎尋常的苛求,他們大部分時間都致力於特性的總結。讓人有“吹毛求疵”和“拘泥於瑣事”的感覺,甚至理想主義者會覺得理性者的瑣細分析冒犯了他們,進而處心積慮的抹煞理性者所精心提煉的特性。但理性者並不介意受到奚落。 理性者經常注意到別人話語中微不足道的範疇錯誤,卻很少評論。然而,如果這樣的語句出現在辯論中,他們會完全出於本性的指出。 [h3:使用工具―――功利型 ] 他們將工具的有效性看得比社會認可重要多了,即不管工具是否合法、正統,他們並不是喜歡違背,而是不拒絕與社會群體進行合作,把取悅他人和規則放在次要的位置而已。但又和藝術創造者型的人不同,他們的功利性是針對實際操作的,而理性者的功利是傾向於有效性的。他們願意聽取任何人關於方式方法的有益建議,但是如果別人不這麼作,他們也會認為無所謂,在別人的眼中,有些傲慢。

    理性者的興趣:

    喜歡有關係統的工作,很少受到道德的吸引,他們對自然科學很感興趣,對發現自然的規律有強烈渴望。他們對於技術的追求是投入且長久的,為機械和有機體深深的吸引。有機體是:人類學家、生物學家、動物學家、心理學家和社會學家。

    理性者的人格定位

    [h3:對待現在―――實用的 ] 十分在意有效性,也必定在行動之前預期有意識行為的實際價值,即以最小的努力實現最大的目標。並非懶惰,而是額外的努力會讓他們感到煩惱。他們對社會習俗,不是懷著敬意的而是抱著務實的態度,從而避免過失,他們極力反對人們犯同樣的錯誤。 [h3:對待未來―――懷疑的 ] 他們傾向於懷疑,因而希望運用全部的人性努力來避免過失。沒有什麼是確認無疑的,唯一毋庸置疑的事情,就是理性的懷疑行為。 [h3:對待過去―――相對的 ] 在他們看來,事件本身無所謂好壞,而是取決於某人看待他們的方式。他們認為事情是相對的,對待挫折采取相對論賦予了理性者一種唯我的世界觀。即其他人並不能完全理解和分享我們的意識,每個人在意識裏都是孤獨的,也是獨一無二的。 [h3:生活的地點―――路口 ] 並不把事件獨立起來,而是關注事物之間的關係。 [h3:生活的時間―――間歇 ] 對他們來說,時間是受到某個事件限製和界定的一種間歇、一個片段,隻有事件本身,才可以講到時間概念。

    理性者的自我形象

    構成自我形象或者自我觀念的,一般是三個方麵,即:自尊、自重、自信,它們相互產生影響。 [h3:自尊―――聰敏 ] 理性者感到自豪的是他們在完成許多和各種各樣自己所專心投入的工作過程中表現出來的聰敏性。 [h3:自重―――自主 ] 自主是他們的源泉,即使在不考慮結果的時候,理性者也希望盡量按照自己的規則生活,依靠自己的智慧了解社會,並根據獨立的程度給予自己相應的尊重。他們都是個人主義,反對任何將主觀標準強加給他們的企圖。 [h3:自信―――堅定 ] 隻要感到自己具有堅強的意誌或不可動搖的決心,理性者便比較自信。

    理想主義者的價值觀

    [h3:本性―――鎮靜 ] 理性者喜歡平靜的心境,這種特製在混亂和躁動的環境中表現得尤為突出。但他們並不是表麵上那樣冷淡和與人疏遠的。 [h3:信賴―――理性 ] 理性者唯一無條件信賴的事物就是推理,隻有在一定條件下,才相信其它事物。 [h3:向往―――成就 ] 他們的特征之一就是渴望成就,平靜的外表之下,有著一種令他們備受煎熬的渴望,即實現他們為自己製訂的目標。 [h3:尋求―――知識 ] 理性者關注的是知識的積累,對知識的尋求有兩種目標:即必須同時了解“怎樣尋求”和“尋求什麼”。 [h3:珍視―――敬意 ] 當理性者被一位敬慕者問及他們對自己所製造某些事物的評論,特別是當這種請求的本意是揭示他們的基本原理時,理性者會很高興。認為這種敬意是給予他們的產品的,而非針對個人的。 [h3:渴望―――專家 ] 他們往往把技術奇才特別是科學天才視為心中的偶像,有著支配自然界的、別人看起來幾乎是神秘的力量,全身心的追求科學的四種目標:預示和控製事件的發展,了解和闡述他們發生的背景。

    理性者的社會角色

    人類存在兩種基本的社會角色,一種是所處社會環境中,自身的地位作用確定的;另一種是我們為自己爭取來的。 有三種社會角色在人格研究的因果關係上,起著特殊重要的意義:配偶、父母、領導。 [h3:婚姻―――思想伴侶] 對理性者而言,與配偶共同分享他們所關心的事物是至關重要的。但,這種分享的願望,限製了他們的擇偶範圍。理性者通常將擇偶作為一種困難、甚至是危險的問題來解決,他們告誡自己不允許出錯,因為這是終身大事。 但,他們是令人愉快的伴侶―――忠誠、沒有怨言、性愛熱烈,在人際交往中正直、光明正大,並且沒有獨占欲。但是,他們不容易接近,而且有些複雜。 [h3:擇偶 ] 理性者不喜歡花費過多的時間和精力用來建立社交聯係,他們不僅認為約會有些荒唐可笑,而且很不容易參與娛樂活動,約會往往會成為他們的考驗。即使在青年時期,他們仍有可能在約會的時候,表現出某種程度上的拘謹和笨拙。 他們進入大學或工作環境後,也會出於一定的目的到處約會,但,當他們確立了比較固定的戀愛關係後,便不再有這種衝動了。他們從個人倫理方麵,厭惡性交雜亂,他們大部分不會向人談起他們的風流韻事,幾乎不與朋友討論他們當前的性生活。保持隱秘及嚴肅承諾的肉體關係,是理性者戀愛中的常見模式,也許是因為他們習慣於十分緩慢的發展性愛關係的緣故。 戀愛對於理性者而言,是在間或困難的尋找一位他們認為值得為之進行私人投入的人。理性者型的人,希望能了解自己正在做和將要作的事情,希望仔細思考之後再確立戀愛關係。一旦確定,他們就準備進一步投入自己的感情,急切根據構思的脈絡發展戀愛關係,當然,前提是對方正在對此做出響應。無論長期短期的戀愛關係,他們都希望另一方是認可的,如果不能,他們或許會聳聳肩,帶著淡淡的遺憾走開。理性者一旦經過認真尋找之後確定了自己的伴侶,一般不會再改變心意了。 理性者中的協調型的人(陸軍元帥和策劃者)比工程師型的(發明家和建築師)人更富於計劃性,他們往往會很快拒絕不符合條件的人,而工程師則在擇偶過程中顯得相當被動。他們都可能和碰到的第一個品質優秀又向他們表示好感的人結為百年好合,隻是為了解決婚姻大事而已。雖然弊端很多,但是,除非他們的選擇是完全不幸的,否則他們都會恪守承諾,並想盡一切辦法維護好這段戀情。 雖然理性者的擇偶過程表現出過重的人為控製色彩,但它仍然對其它氣質類型的人有吸引力。藝術創造者,讚賞理性者追求有效行為和擺脫傳統束縛的傾向,同時也樂於盡自己所能讓他們生活得快樂些,勸他們不要過於嚴肅、壓抑的對待工作;護衛者,高度評價理性者的嚴肅和壓抑的對待工作,真心的幫助理性者體驗到踏實可靠的感覺,為他們提供愉快而傳統的社交活動,並引以為傲;理想主義者,受到理性者的吸引是最強烈的,不僅由於他們的思想適應性和共同的興趣,還因為理想主義者對理性者目標專一、全神貫注的人格特征讚歎不已,這與他們思想漫無邊際、注意力分散的本質是多麼的不同啊。 一旦選定了伴侶,理性者便感到自己對這種關係負有責任,不僅僅是形式上的。社會的規則不對他們構成影響,而他們自己製定的行為標準卻是必須考慮的。婚姻不是他們的承諾,單獨的承諾才是。 [h3:婚姻 ] 一旦對某人投入了感情,理性者便開始自由自在的滿足他們各種各樣的興趣,相當迅速的麵對婚姻中的主要問題。他們常被配偶譴責冷淡和無動於衷,以及表麵的疏遠和漠不關心。理性者對此感到驚詫,因為他們自己知道自己內心是湧動著火一般的熱情的。但,這確實是大部分理性者婚姻中的衝突根源,表麵和內在反差如此之大的原因是他們對效率的追求,和對自主性的渴望。 他們常常沉浸在獲取知識的事務中,使得他們與現實脫節,即使和配偶共處一室,卻看起來遙不可及,他們的配偶為此經常抱怨。雖然查覺不到,但是理性者並非是漠不關心或反應遲鈍的,一旦這些事情進入到他們的視線中,他們都會表現出真實的興趣。 而雙方的口角也是存在的,因為伴侶希望理性者能夠不用自己提醒就能注意到自己,而無需別人提醒,所以他們抑製著不斷升級的怒氣對待理性者主動向自己表示興趣和愛情,當這個希望落空,他們就會譴責對方。 理性者一直在用最小的代價獲取最大的成果,這些可以解釋他們為什麼相信邏輯推理的準確性,或者在別人犯錯時顯得那麼嚴厲無情,抑或是在他們注意力集中的時候,麵露慍色。 同時,效率觀念成為理性者婚姻中最常見的難題,即理性者型人情願向伴侶談及愛情,使他們因自己的沉默而受到感情的傷害。理性者並非不愛自己的伴侶,而是厭惡陳述顯而易見的事實,往往不會對其情話綿綿,而他們的伴侶或許正渴望這些。 理性者表麵冷淡的原因,是他們原則性的堅持自己以及配偶的獨立自主精神。他們是所有類型中,最善於自我指導和思想獨立的人,反對甚至憎惡被迫違反個人意願行事或按照別人的規律生活。因此,如果理性者從配偶言談中查覺出哪怕最輕微的壓力,要求或暗示他們要遵從社會規範,他們都會阻止及拒絕合作。哪怕是微不足道的比如打掃房間、幫助購買雜貨、為社交聚會挑選禮服等的小事。他們的拒絕方式可能是沉默、消極抵製或冷冷的歎氣,很少會說不,或提出抗議,但卻不會直接聽從吩咐。他們會為了避免爭吵而保持緘默的我行我素,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他們才會允許自己的自主性受到削弱,但是同時,他們的煩惱也會隨之不斷增加。 除了這種導致關係緊張的反抗之外,他們也極不滿意從內心深處湧出的,試圖控製其他人的人體自然衝動(欲望、情感、嗜好、期望)。理性者也像所有人那樣有許多失去理性的衝動,雖然他們本性不信任這些衝動。他們對自己衝動的緊密控製,也會給他們的婚姻帶來損害。即使與最摯愛的人在一起,他們也會不動聲色的克製和隱藏他們的情感。這些,都強化了理性者冷血的形象。理性者的親人往往會驚奇地發現他們具有從未表露過的某種技能、興趣或性格特點。 他們不僅按照自己的見解生活,而且也期待著配偶也能按他們自己的意願生活。自身依賴為他們所不齒,對期望自己給予幸福或完整的配偶,他們沒有絲毫的同情心。但大多數情況下,他們無法把握配偶的行為,而且他們自己也覺得自己無權幹涉他們。他們以旁觀的態度愉快的看著孩子成長,養育孩子對理性者來說是件幸福的事情。遇到喜歡爭吵的伴侶,他們通常會避免自己卷入的退後一步,觀察對方,靜待他們的怒氣過去,殊不知,這往往進一步激怒了對方,加深了矛盾。 他們毫無占有欲的照顧著他人,並將這些延伸到物質上,他們對身外之物不是很感興趣。土地,是理性者強烈希望擁有的,有利於保障他們的自由和自主。家就是他們的城堡,避免外界的幹擾。而對工具的占有,是他們的另一個弱點。理性者的家裏,可能以任何形式堆積著大量的書籍,各式各樣的。他們記不得紀念日,且不太注重外表,也覺得沒什麼必要。 [h3:伴侶組合 ] 盡管存在種種誤解,但無論男女理性者,確實能夠在很大的程度上贏得配偶的歡心。他們與各種氣質的人皆有可能締結美滿婚姻,但是需要注意些棘手問題。 [h3:理性者&藝術創造者: ] 理性者缺乏占有欲,不願意與配偶起衝突,這與藝術創造者熱愛自由的天性配合的極為默契。理性者覺得藝術創造者和他們一樣不拘禮儀,讚賞他們對工具和功利的追求,同時,覺得他們善於娛樂,能幫助自己忘記一些煩心的事,釋放壓力。但是,如果藝術創造者對他們的擺布增加,理性者也會覺得他們輕佻,並對於不喜歡討論抽象事物的他們覺得興趣索然。 [h3:理性者&護衛者: ] 護衛者作為理性者的伴侶,是有著不可估計的優勢的,即作為家庭穩定而可靠的核心。理性者沉迷於象牙塔裏,常常會遠離家庭生活中的日常勞動,護衛者情願幫他們作家務和管理瑣事,還負責引導他們參加社交活動。但是,理性者感覺護衛者過於嘮叨,因而將嚴格保護自己的自主性不受侵犯。護衛者精於部署卻對抽象的東西不感興趣,理性者可以不和伴侶交流這些,但長此以往,會覺得自己正在喪失某種重要的對外聯係。 [h3:理性者&理性者: ] 他們有共同的話題,一旦有機會走在一起,會展開熱烈的討論。但,這種競賽有時候會變得很不客氣―――理性者將會在爭辯性的討論中,致對手於死地。他們往往都沉浸於自己的世界裏,忘了對方,隔閡逐漸加重,兩者必須有一人懂得放下手中的工作,主動與另一方進行接觸。 [h3:理性者&理想主義者: ] 同理想主義者結婚可能是理性者的最佳選擇,他們有共同的興趣,並把他們安全的聯係在了一起。同時,理想主義者給倆人的愛情注入了熱情,吸引著那些善於自我控製的理性者。衝突也是固有的,希望在友好氣氛下辯論的理想主義者,和理性者辯論,對他們來說是件繁重的任務。另外,理性者對表達情感的抵觸,和理想主義者對情感表達的渴求,成了他們婚姻關係中,永恒的難題。

    養育子女

    [h3:理性者型的孩子 ] 他們被稱為“冷漠之人”,無疑他們是四種類型中,顯得較為平靜、安寧,而這種天性出生就顯露出來了。他們相當寧靜和沉默寡言,可能會使不同氣質類型的父母感到莫名其妙。並非說他們總是無動於衷,因為在他們泰然自若的背後,可能蘊藏著因努力控製情感而需要承受的壓力。也體驗到因強烈渴望預測和控製事態發展而帶來的緊張情緒。理性者生來便是對這個世界起著戰略性作用的,但是,他們隻占總人口的6%,他們的父母老師,無法很好的引導他們,所以他們大多依靠自己來完成角色變體。父母經常會對他們的心不在焉感到失望,他們房間總是處於混亂狀態,然而他們自己卻能清楚的知道每樣東西的準確位置。他們收藏興趣廣泛,並對編排和分類很感興趣。 理性者對各種結構裝置玩具(積木、拚插類)有著特殊的愛好,男孩兒把幾乎任何物體,都能變成某種類型的攻擊武器。他們長大了些,就會開始玩兒國際象棋或策劃類的遊戲,會對打箭術和空手道等格鬥招數感興趣。如果他們成功了,會那麼的自豪,如果超出他們的能力範圍,他們會很羞愧。因此,批評他們的失敗不是很明智的,過多的失敗會導致他們的自尊心受到傷害。 理性者孩子在語言上較為早熟,很早便學會了閱讀,並開始在談話中運用大量詞彙,但也有人遲鈍些,比如愛因斯坦。他們會有許多恐懼以及重複的夢魘,其活躍的想象力是導致這些恐懼產生的根源。他們不喜歡受到他人的控製和指導,還會倔強的反抗,父母的打罵會深深地侵擾他們,他們極端而長久的對此怨憤。自主性對他們來說很重要,別人覺得他們“高傲”或“自大”,其實他們隻是需要獨自思考,保持自給自足的狀態而已。因此,青春期後,對父母的經濟依賴,都會他們倍感苦惱。他們的自尊在感到依賴的時候下降,時間越長,他們體驗到的負疚感就越強。 了解事物的工作原理對理性者孩子尤為重要,並探索每樣東西。實際生活中,他們並不是一點兒都不喜歡和他人爭鬥的,隻是如果這種結果是由他們的調查研究引起的,他們很自然的就將其當作必然結果予以接受。父母最好對他們多些耐心,並為他們準備各式各樣的玩具,不用很多。最重要的是,為孩子讀故事―――科幻、魔法、巫術、英雄、成功的史詩,他們都特別的喜歡,獲得的快樂源於他們的想象力。 他們中好多對權威都有積極而永久的不信任感,某些情況下,還會導致他們的蔑視。“試著去做,隻有做了,它才會有意義”是理性者所秉持的,他們隻有在覺得要求有一定道理的時候才願意服從,對那些蠻橫不講理的人,很快就失去了尊重。 在理性者孩子平靜的外表下,有著對於成就的向往,並困擾著他們。他們對自己的要求很高,超出他們的能力範圍,在他們無法實現時,會感到逐漸形成的壓力。逐步提高的要求使得理性者型的孩子脆弱地懼怕失敗,即使在別人眼中他們正在走向成功,他們卻變得越來越緊張和易於興奮,對周圍的事和人表現得很不耐煩。 他們很小就顯現出悲觀的思想觀念,看到他們總是很謹慎的衡量著。盡管他們會聽取別人的意見,卻總是對別人提出的做法心存懷疑。他們不信賴任何事物,不崇尚權威,但是也有些恃才傲物。 [h3:父母和子女―――促使獨立者 ] 他們鼓勵子女發展一種不斷增強的獨立性,不會將不合理的行為規範強加給他們。他們盡量通情達理的對待孩子,並盡最大努力幫助其成長。 [h3:理性者父母&藝術創造者型子女: ] 理性者型父母的實用主義觀點有利於他們在藝術創作者型子女的成長過程中起到監督作用。他們的客觀性決定了他們不會對子女抱有過多的期望,孩子無論做什麼,他們都不會感到失望。理性者父母會根據邏輯推理,立即並轉移被孩子濫用的特權,正是在藝術創造者型孩子身上非常適用的教育方法,雖然是偶然的。這些適應性很強的孩子,馬上就學會在限定的範圍內快樂的玩耍。理性者父母對孩子表現出的藝術美感感到驚訝和喜悅,若有機會,他們會提供給孩子係統學習的機會。 [h3:理性者型父母&護衛者型子女: ] 理性者認為和護衛者型子女有某種問題,有時還會有些挫折感。他們感到不知所措,不知道能為他們作些什麼,因為沒有什麼他們認知裏的東西是這些孩子感興趣的。他們對孩子努力適應社會的行為感到疑惑不解,他們模仿別人,竭力與所有人友好相處,這在父母眼中,是極度煩惱的。還奇怪他們為什麼那麼缺乏安全感,他們那麼容易記錄那些痛苦、失望、錯誤和恐懼,父母深感失職和無助,他們無法要求孩子擁有任何渴望。另一方麵,護衛者型的孩子,竭盡全力的取悅他們困惑且變幻莫測的理性者型父母。理性者父母最好的方法就是回避,讓配偶去監護孩子或任他們成為他們想成為的那種人。 [h3:理性者型父母&理想主義者型子女: ] 理性者父母是實用主義者,他們機敏的發現,對多數孩子有效的管理模式並不一定適用於理想主義者型子女。父母對待敏感易動感情的理想主義者子女,可能會有些局促不安,他們的說服對孩子來說沒有意義。雖然他們耐心的說服對孩子沒用,但這些父母卻不會批評或體罰孩子,因而不會加劇自己的憤怒。父母對孩子表現出的熱情和想象力感到滿意,也建立了他們之間牢固的感情紐帶的基礎,並且這條紐帶很少會斷開。 [h3:理性者型父母&理性者型子女: ] 理性者型的孩子願意聽從理論說教,隨著年齡的增長,他們願意接受的道理也越來越多。雖然父母在教育子女時感到有些困難卻不會特別的費力,他們自信的認為,隻要對孩子的要求是合理的,孩子絕不會讓他們失望的。父母對子女許多特點欣喜不已,他們愉快的看著孩子身上和自己相同的特質。但是,他們必須注意到子女對於社交發展的需要,最好有一位其它類型的父母幫助他們了解與人融洽相處的藝術。

    領導者―――預想家

    理性者實踐最多,因而協調者和建造者的角色最適合。他們被稱為“預想家”型的領導者,能預測組織機構的未來,然後構想計劃來有效實現目標。他們的創造性和技巧方麵的實際知識,幫助他們把複雜事情簡單化,並將模型繪到圖紙上,隨機應變以提高效率。當被要求運用策略和設計某種新的事物時,他們會感覺很快樂,因為在他們眼裏,這些是有價值的工作。 成效管理,對理性者而言,是一種很好的領導模式,他們把長遠的戰略放在一切活動之前。假如領導集體中沒有這樣的一位領導者,人們遲早會在混亂中忽略了機構本來的目的。規則、程序和職務都是令人懷疑的,隻有符合他們功利性的事物才被允許延續下去。他們很快就能發現任何以拖延、滯緩形式出現的官僚主義,並像實施外科手術般地予以清楚。他們不能容忍官僚主義,並有些無情的抵製,以致那些無法實現價值的活動,被快速的剪除。 他們預見的是十年後的樣子,可能難以表達自己的遠見。人們跟隨他們,是因為覺得他們對未來的想像很吸引自己;但人們也會因為他們回避細節的描述而迷失了方向。他們運用專業且簡潔的話語進行必要的陳述,並本能的期待追隨者能領會這些他們看來準確無誤的問題。但人們往往不能理解他們的分析,而深感失望。 他們不明智的認為別人把工作做好是顯而易見的事情,沒必要表示感激,甚至自己說了,在別人眼裏是多餘且奇怪的。他們雖然理解,卻很難讓自己產生這種交互作用,他們應當學習理想主義者型領導在這個領域裏的行為。 他們對首次參加的事情,滿懷熱情,但一旦完成他們更希望別人來接受。結果,他們往往覺得結果不是太理想,卻不會因為這種失敗去責備別人,隻是自責。且到了下一次,他們就失去了興趣。理性者型領導者還有另一個弱點。他們過於關注戰略性規劃,而忽視了他人的感受,下屬會覺得他們疏遠甚至冷漠,抱著猶豫不決的心情接近他們,他們很可能會孤立於機構成員的業餘生活之外。 還有就是他們隻重視聰明的下屬、同事或上級,他們對自己和他人都抱有很大的期望,往往超出他人和自己的能力範圍。擁有強大力量的人,同樣也有極大的弱點,他們會因不斷提高目標而煩躁和不滿。這種情緒,有時候會表現為不耐煩,而且,他們無法容忍自己和他人兩次犯同樣的錯誤。 他們喜歡那些不厭其煩理解他們工作複雜性的觀察者,也會響應別人對他們戰略智能的承認。隻是因日常工作做得好而得到表揚,並無法讓他們高興。對他們來說,需要的是鑒賞者的能力,且不能多說什麼。因為就像他們不善於口頭稱讚別人一樣,他們也很難接受來自他人的讚賞。

    理性者的角色變體

    雖然將四種氣質類型分別看作單獨、完整的行為狀態模式是十分有益的,然而每種氣質類型中的個體成員之間,還存在著明顯差異。 其中一些善於計劃的,傾向於從事搞笑活動的協調者這種訓誡型角色;另一些善於探索的則選擇有效原型和模型的建造者這種信息型角色。其中前者傾向於陸軍元帥或策劃者的角色,後者則傾向於成為建築師或發明家。
    xinbo(ENTJ) 發表於 2016-08-01 修改回複喜歡(2)
    • 心理成長

      理性者的特性:



      語言―――抽象型



      理性者很少談論自身觀察到的事物,多把想像中的事情作為談資。他們更多提及的往往是想法而非物體。理性者超越觀察到的、能感知的或基於經驗的事物而選擇想像中的、概念化的或推論性的事物作為談話內容。他們盡量避免瑣碎的、不相幹的,多餘的話語,雖然他們也知道有些多餘的話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卻極不願意陳述顯而易見的事情,或重複一些觀點。

      他們默認,對他們容易的事情,對別人也應該容易。理性者對定義異乎尋常的苛求,他們大部分時間都致力於特性的總結。讓人有“吹毛求疵”和“拘泥於瑣事”的感覺,甚至理想主義者會覺得理性者的瑣細分析冒犯了他們,進而處心積慮的抹煞理性者所精心提煉的特性。但理性者並不介意受到奚落。

      理性者經常注意到別人話語中微不足道的範疇錯誤,卻很少評論。然而,如果這樣的語句出現在辯論中,他們會完全出於本性的指出。



      使用工具―――功利型



      他們將工具的有效性看得比社會認可重要多了,即不管工具是否合法、正統,他們並不是喜歡違背,而是不拒絕與社會群體進行合作,把取悅他人和規則放在次要的位置而已。但又和藝術創造者型的人不同,他們的功利性是針對實際操作的,而理性者的功利是傾向於有效性的。他們願意聽取任何人關於方式方法的有益建議,但是如果別人不這麼作,他們也會認為無所謂,在別人的眼中,有些傲慢。



      理性者的興趣:



      喜歡有關係統的工作,很少受到道德的吸引,他們對自然科學很感興趣,對發現自然的規律有強烈渴望。他們對於技術的追求是投入且長久的,為機械和有機體深深的吸引。有機體是:人類學家、生物學家、動物學家、心理學家和社會學家。



      理性者的人格定位



      對待現在―――實用的



      十分在意有效性,也必定在行動之前預期有意識行為的實際價值,即以最小的努力實現最大的目標。並非懶惰,而是額外的努力會讓他們感到煩惱。他們對社會習俗,不是懷著敬意的而是抱著務實的態度,從而避免過失,他們極力反對人們犯同樣的錯誤。



      對待未來―――懷疑的



      他們傾向於懷疑,因而希望運用全部的人性努力來避免過失。沒有什麼是確認無疑的,唯一毋庸置疑的事情,就是理性的懷疑行為。



      對待過去―――相對的



      在他們看來,事件本身無所謂好壞,而是取決於某人看待他們的方式。他們認為事情是相對的,對待挫折采取相對論賦予了理性者一種唯我的世界觀。即其他人並不能完全理解和分享我們的意識,每個人在意識裏都是孤獨的,也是獨一無二的。



      生活的地點―――路口



      並不把事件獨立起來,而是關注事物之間的關係。



      生活的時間―――間歇



      對他們來說,時間是受到某個事件限製和界定的一種間歇、一個片段,隻有事件本身,才可以講到時間概念。



      理性者的自我形象



      構成自我形象或者自我觀念的,一般是三個方麵,即:自尊、自重、自信,它們相互產生影響。



      自尊―――聰敏



      理性者感到自豪的是他們在完成許多和各種各樣自己所專心投入的工作過程中表現出來的聰敏性。



      自重―――自主



      自主是他們的源泉,即使在不考慮結果的時候,理性者也希望盡量按照自己的規則生活,依靠自己的智慧了解社會,並根據獨立的程度給予自己相應的尊重。他們都是個人主義,反對任何將主觀標準強加給他們的企圖。



      自信―――堅定



      隻要感到自己具有堅強的意誌或不可動搖的決心,理性者便比較自信。



      理想主義者的價值觀



      本性―――鎮靜



      理性者喜歡平靜的心境,這種特製在混亂和躁動的環境中表現得尤為突出。但他們並不是表麵上那樣冷淡和與人疏遠的。



      信賴―――理性



      理性者唯一無條件信賴的事物就是推理,隻有在一定條件下,才相信其它事物。



      向往―――成就



      他們的特征之一就是渴望成就,平靜的外表之下,有著一種令他們備受煎熬的渴望,即實現他們為自己製訂的目標。



      尋求―――知識



      理性者關注的是知識的積累,對知識的尋求有兩種目標:即必須同時了解“怎樣尋求”和“尋求什麼”。



      珍視―――敬意



      當理性者被一位敬慕者問及他們對自己所製造某些事物的評論,特別是當這種請求的本意是揭示他們的基本原理時,理性者會很高興。認為這種敬意是給予他們的產品的,而非針對個人的。



      渴望―――專家



      他們往往把技術奇才特別是科學天才視為心中的偶像,有著支配自然界的、別人看起來幾乎是神秘的力量,全身心的追求科學的四種目標:預示和控製事件的發展,了解和闡述他們發生的背景。



      理性者的社會角色



      人類存在兩種基本的社會角色,一種是所處社會環境中,自身的地位作用確定的;另一種是我們為自己爭取來的。

      有三種社會角色在人格研究的因果關係上,起著特殊重要的意義:配偶、父母、領導。



      婚姻―――思想伴侶



      對理性者而言,與配偶共同分享他們所關心的事物是至關重要的。但,這種分享的願望,限製了他們的擇偶範圍。理性者通常將擇偶作為一種困難、甚至是危險的問題來解決,他們告誡自己不允許出錯,因為這是終身大事。

      但,他們是令人愉快的伴侶―――忠誠、沒有怨言、性愛熱烈,在人際交往中正直、光明正大,並且沒有獨占欲。但是,他們不容易接近,而且有些複雜。



      擇偶



      理性者不喜歡花費過多的時間和精力用來建立社交聯係,他們不僅認為約會有些荒唐可笑,而且很不容易參與娛樂活動,約會往往會成為他們的考驗。即使在青年時期,他們仍有可能在約會的時候,表現出某種程度上的拘謹和笨拙。

      他們進入大學或工作環境後,也會出於一定的目的到處約會,但,當他們確立了比較固定的戀愛關係後,便不再有這種衝動了。他們從個人倫理方麵,厭惡性交雜亂,他們大部分不會向人談起他們的風流韻事,幾乎不與朋友討論他們當前的性生活。保持隱秘及嚴肅承諾的肉體關係,是理性者戀愛中的常見模式,也許是因為他們習慣於十分緩慢的發展性愛關係的緣故。

      戀愛對於理性者而言,是在間或困難的尋找一位他們認為值得為之進行私人投入的人。理性者型的人,希望能了解自己正在做和將要作的事情,希望仔細思考之後再確立戀愛關係。一旦確定,他們就準備進一步投入自己的感情,急切根據構思的脈絡發展戀愛關係,當然,前提是對方正在對此做出響應。無論長期短期的戀愛關係,他們都希望另一方是認可的,如果不能,他們或許會聳聳肩,帶著淡淡的遺憾走開。理性者一旦經過認真尋找之後確定了自己的伴侶,一般不會再改變心意了。

      理性者中的協調型的人(陸軍元帥和策劃者)比工程師型的(發明家和建築師)人更富於計劃性,他們往往會很快拒絕不符合條件的人,而工程師則在擇偶過程中顯得相當被動。他們都可能和碰到的第一個品質優秀又向他們表示好感的人結為百年好合,隻是為了解決婚姻大事而已。雖然弊端很多,但是,除非他們的選擇是完全不幸的,否則他們都會恪守承諾,並想盡一切辦法維護好這段戀情。

      雖然理性者的擇偶過程表現出過重的人為控製色彩,但它仍然對其它氣質類型的人有吸引力。藝術創造者,讚賞理性者追求有效行為和擺脫傳統束縛的傾向,同時也樂於盡自己所能讓他們生活得快樂些,勸他們不要過於嚴肅、壓抑的對待工作;護衛者,高度評價理性者的嚴肅和壓抑的對待工作,真心的幫助理性者體驗到踏實可靠的感覺,為他們提供愉快而傳統的社交活動,並引以為傲;理想主義者,受到理性者的吸引是最強烈的,不僅由於他們的思想適應性和共同的興趣,還因為理想主義者對理性者目標專一、全神貫注的人格特征讚歎不已,這與他們思想漫無邊際、注意力分散的本質是多麼的不同啊。

      一旦選定了伴侶,理性者便感到自己對這種關係負有責任,不僅僅是形式上的。社會的規則不對他們構成影響,而他們自己製定的行為標準卻是必須考慮的。婚姻不是他們的承諾,單獨的承諾才是。



      婚姻



      一旦對某人投入了感情,理性者便開始自由自在的滿足他們各種各樣的興趣,相當迅速的麵對婚姻中的主要問題。他們常被配偶譴責冷淡和無動於衷,以及表麵的疏遠和漠不關心。理性者對此感到驚詫,因為他們自己知道自己內心是湧動著火一般的熱情的。但,這確實是大部分理性者婚姻中的衝突根源,表麵和內在反差如此之大的原因是他們對效率的追求,和對自主性的渴望。

      他們常常沉浸在獲取知識的事務中,使得他們與現實脫節,即使和配偶共處一室,卻看起來遙不可及,他們的配偶為此經常抱怨。雖然查覺不到,但是理性者並非是漠不關心或反應遲鈍的,一旦這些事情進入到他們的視線中,他們都會表現出真實的興趣。

      而雙方的口角也是存在的,因為伴侶希望理性者能夠不用自己提醒就能注意到自己,而無需別人提醒,所以他們抑製著不斷升級的怒氣對待理性者主動向自己表示興趣和愛情,當這個希望落空,他們就會譴責對方。

      理性者一直在用最小的代價獲取最大的成果,這些可以解釋他們為什麼相信邏輯推理的準確性,或者在別人犯錯時顯得那麼嚴厲無情,抑或是在他們注意力集中的時候,麵露慍色。

      同時,效率觀念成為理性者婚姻中最常見的難題,即理性者型人情願向伴侶談及愛情,使他們因自己的沉默而受到感情的傷害。理性者並非不愛自己的伴侶,而是厭惡陳述顯而易見的事實,往往不會對其情話綿綿,而他們的伴侶或許正渴望這些。

      理性者表麵冷淡的原因,是他們原則性的堅持自己以及配偶的獨立自主精神。他們是所有類型中,最善於自我指導和思想獨立的人,反對甚至憎惡被迫違反個人意願行事或按照別人的規律生活。因此,如果理性者從配偶言談中查覺出哪怕最輕微的壓力,要求或暗示他們要遵從社會規範,他們都會阻止及拒絕合作。哪怕是微不足道的比如打掃房間、幫助購買雜貨、為社交聚會挑選禮服等的小事。他們的拒絕方式可能是沉默、消極抵製或冷冷的歎氣,很少會說不,或提出抗議,但卻不會直接聽從吩咐。他們會為了避免爭吵而保持緘默的我行我素,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他們才會允許自己的自主性受到削弱,但是同時,他們的煩惱也會隨之不斷增加。

      除了這種導致關係緊張的反抗之外,他們也極不滿意從內心深處湧出的,試圖控製其他人的人體自然衝動(欲望、情感、嗜好、期望)。理性者也像所有人那樣有許多失去理性的衝動,雖然他們本性不信任這些衝動。他們對自己衝動的緊密控製,也會給他們的婚姻帶來損害。即使與最摯愛的人在一起,他們也會不動聲色的克製和隱藏他們的情感。這些,都強化了理性者冷血的形象。理性者的親人往往會驚奇地發現他們具有從未表露過的某種技能、興趣或性格特點。

      他們不僅按照自己的見解生活,而且也期待著配偶也能按他們自己的意願生活。自身依賴為他們所不齒,對期望自己給予幸福或完整的配偶,他們沒有絲毫的同情心。但大多數情況下,他們無法把握配偶的行為,而且他們自己也覺得自己無權幹涉他們。他們以旁觀的態度愉快的看著孩子成長,養育孩子對理性者來說是件幸福的事情。遇到喜歡爭吵的伴侶,他們通常會避免自己卷入的退後一步,觀察對方,靜待他們的怒氣過去,殊不知,這往往進一步激怒了對方,加深了矛盾。

      他們毫無占有欲的照顧著他人,並將這些延伸到物質上,他們對身外之物不是很感興趣。土地,是理性者強烈希望擁有的,有利於保障他們的自由和自主。家就是他們的城堡,避免外界的幹擾。而對工具的占有,是他們的另一個弱點。理性者的家裏,可能以任何形式堆積著大量的書籍,各式各樣的。他們記不得紀念日,且不太注重外表,也覺得沒什麼必要。



      伴侶組合



      盡管存在種種誤解,但無論男女理性者,確實能夠在很大的程度上贏得配偶的歡心。他們與各種氣質的人皆有可能締結美滿婚姻,但是需要注意些棘手問題。



      理性者&藝術創造者:



      理性者缺乏占有欲,不願意與配偶起衝突,這與藝術創造者熱愛自由的天性配合的極為默契。理性者覺得藝術創造者和他們一樣不拘禮儀,讚賞他們對工具和功利的追求,同時,覺得他們善於娛樂,能幫助自己忘記一些煩心的事,釋放壓力。但是,如果藝術創造者對他們的擺布增加,理性者也會覺得他們輕佻,並對於不喜歡討論抽象事物的他們覺得興趣索然。



      理性者&護衛者:



      護衛者作為理性者的伴侶,是有著不可估計的優勢的,即作為家庭穩定而可靠的核心。理性者沉迷於象牙塔裏,常常會遠離家庭生活中的日常勞動,護衛者情願幫他們作家務和管理瑣事,還負責引導他們參加社交活動。但是,理性者感覺護衛者過於嘮叨,因而將嚴格保護自己的自主性不受侵犯。護衛者精於部署卻對抽象的東西不感興趣,理性者可以不和伴侶交流這些,但長此以往,會覺得自己正在喪失某種重要的對外聯係。



      理性者&理性者:



      他們有共同的話題,一旦有機會走在一起,會展開熱烈的討論。但,這種競賽有時候會變得很不客氣―――理性者將會在爭辯性的討論中,致對手於死地。他們往往都沉浸於自己的世界裏,忘了對方,隔閡逐漸加重,兩者必須有一人懂得放下手中的工作,主動與另一方進行接觸。



      理性者&理想主義者:



      同理想主義者結婚可能是理性者的最佳選擇,他們有共同的興趣,並把他們安全的聯係在了一起。同時,理想主義者給倆人的愛情注入了熱情,吸引著那些善於自我控製的理性者。衝突也是固有的,希望在友好氣氛下辯論的理想主義者,和理性者辯論,對他們來說是件繁重的任務。另外,理性者對表達情感的抵觸,和理想主義者對情感表達的渴求,成了他們婚姻關係中,永恒的難題。



      養育子女



      理性者型的孩子



      他們被稱為“冷漠之人”,無疑他們是四種類型中,顯得較為平靜、安寧,而這種天性出生就顯露出來了。他們相當寧靜和沉默寡言,可能會使不同氣質類型的父母感到莫名其妙。並非說他們總是無動於衷,因為在他們泰然自若的背後,可能蘊藏著因努力控製情感而需要承受的壓力。也體驗到因強烈渴望預測和控製事態發展而帶來的緊張情緒。理性者生來便是對這個世界起著戰略性作用的,但是,他們隻占總人口的6%,他們的父母老師,無法很好的引導他們,所以他們大多依靠自己來完成角色變體。父母經常會對他們的心不在焉感到失望,他們房間總是處於混亂狀態,然而他們自己卻能清楚的知道每樣東西的準確位置。他們收藏興趣廣泛,並對編排和分類很感興趣。

      理性者對各種結構裝置玩具(積木、拚插類)有著特殊的愛好,男孩兒把幾乎任何物體,都能變成某種類型的攻擊武器。他們長大了些,就會開始玩兒國際象棋或策劃類的遊戲,會對打箭術和空手道等格鬥招數感興趣。如果他們成功了,會那麼的自豪,如果超出他們的能力範圍,他們會很羞愧。因此,批評他們的失敗不是很明智的,過多的失敗會導致他們的自尊心受到傷害。

      理性者孩子在語言上較為早熟,很早便學會了閱讀,並開始在談話中運用大量詞彙,但也有人遲鈍些,比如愛因斯坦。他們會有許多恐懼以及重複的夢魘,其活躍的想象力是導致這些恐懼產生的根源。他們不喜歡受到他人的控製和指導,還會倔強的反抗,父母的打罵會深深地侵擾他們,他們極端而長久的對此怨憤。自主性對他們來說很重要,別人覺得他們“高傲”或“自大”,其實他們隻是需要獨自思考,保持自給自足的狀態而已。因此,青春期後,對父母的經濟依賴,都會他們倍感苦惱。他們的自尊在感到依賴的時候下降,時間越長,他們體驗到的負疚感就越強。

      了解事物的工作原理對理性者孩子尤為重要,並探索每樣東西。實際生活中,他們並不是一點兒都不喜歡和他人爭鬥的,隻是如果這種結果是由他們的調查研究引起的,他們很自然的就將其當作必然結果予以接受。父母最好對他們多些耐心,並為他們準備各式各樣的玩具,不用很多。最重要的是,為孩子讀故事―――科幻、魔法、巫術、英雄、成功的史詩,他們都特別的喜歡,獲得的快樂源於他們的想象力。

      他們中好多對權威都有積極而永久的不信任感,某些情況下,還會導致他們的蔑視。“試著去做,隻有做了,它才會有意義”是理性者所秉持的,他們隻有在覺得要求有一定道理的時候才願意服從,對那些蠻橫不講理的人,很快就失去了尊重。

      在理性者孩子平靜的外表下,有著對於成就的向往,並困擾著他們。他們對自己的要求很高,超出他們的能力範圍,在他們無法實現時,會感到逐漸形成的壓力。逐步提高的要求使得理性者型的孩子脆弱地懼怕失敗,即使在別人眼中他們正在走向成功,他們卻變得越來越緊張和易於興奮,對周圍的事和人表現得很不耐煩。

      他們很小就顯現出悲觀的思想觀念,看到他們總是很謹慎的衡量著。盡管他們會聽取別人的意見,卻總是對別人提出的做法心存懷疑。他們不信賴任何事物,不崇尚權威,但是也有些恃才傲物。



      父母和子女―――促使獨立者



      他們鼓勵子女發展一種不斷增強的獨立性,不會將不合理的行為規範強加給他們。他們盡量通情達理的對待孩子,並盡最大努力幫助其成長。



      理性者父母&藝術創造者型子女:



      理性者型父母的實用主義觀點有利於他們在藝術創作者型子女的成長過程中起到監督作用。他們的客觀性決定了他們不會對子女抱有過多的期望,孩子無論做什麼,他們都不會感到失望。理性者父母會根據邏輯推理,立即並轉移被孩子濫用的特權,正是在藝術創造者型孩子身上非常適用的教育方法,雖然是偶然的。這些適應性很強的孩子,馬上就學會在限定的範圍內快樂的玩耍。理性者父母對孩子表現出的藝術美感感到驚訝和喜悅,若有機會,他們會提供給孩子係統學習的機會。



      理性者型父母&護衛者型子女:



      理性者認為和護衛者型子女有某種問題,有時還會有些挫折感。他們感到不知所措,不知道能為他們作些什麼,因為沒有什麼他們認知裏的東西是這些孩子感興趣的。他們對孩子努力適應社會的行為感到疑惑不解,他們模仿別人,竭力與所有人友好相處,這在父母眼中,是極度煩惱的。還奇怪他們為什麼那麼缺乏安全感,他們那麼容易記錄那些痛苦、失望、錯誤和恐懼,父母深感失職和無助,他們無法要求孩子擁有任何渴望。另一方麵,護衛者型的孩子,竭盡全力的取悅他們困惑且變幻莫測的理性者型父母。理性者父母最好的方法就是回避,讓配偶去監護孩子或任他們成為他們想成為的那種人。



      理性者型父母&理想主義者型子女:



      理性者父母是實用主義者,他們機敏的發現,對多數孩子有效的管理模式並不一定適用於理想主義者型子女。父母對待敏感易動感情的理想主義者子女,可能會有些局促不安,他們的說服對孩子來說沒有意義。雖然他們耐心的說服對孩子沒用,但這些父母卻不會批評或體罰孩子,因而不會加劇自己的憤怒。父母對孩子表現出的熱情和想象力感到滿意,也建立了他們之間牢固的感情紐帶的基礎,並且這條紐帶很少會斷開。



      理性者型父母&理性者型子女:



      理性者型的孩子願意聽從理論說教,隨著年齡的增長,他們願意接受的道理也越來越多。雖然父母在教育子女時感到有些困難卻不會特別的費力,他們自信的認為,隻要對孩子的要求是合理的,孩子絕不會讓他們失望的。父母對子女許多特點欣喜不已,他們愉快的看著孩子身上和自己相同的特質。但是,他們必須注意到子女對於社交發展的需要,最好有一位其它類型的父母幫助他們了解與人融洽相處的藝術。



      領導者―――預想家



      理性者實踐最多,因而協調者和建造者的角色最適合。他們被稱為“預想家”型的領導者,能預測組織機構的未來,然後構想計劃來有效實現目標。他們的創造性和技巧方麵的實際知識,幫助他們把複雜事情簡單化,並將模型繪到圖紙上,隨機應變以提高效率。當被要求運用策略和設計某種新的事物時,他們會感覺很快樂,因為在他們眼裏,這些是有價值的工作。

      成效管理,對理性者而言,是一種很好的領導模式,他們把長遠的戰略放在一切活動之前。假如領導集體中沒有這樣的一位領導者,人們遲早會在混亂中忽略了機構本來的目的。規則、程序和職務都是令人懷疑的,隻有符合他們功利性的事物才被允許延續下去。他們很快就能發現任何以拖延、滯緩形式出現的官僚主義,並像實施外科手術般地予以清楚。他們不能容忍官僚主義,並有些無情的抵製,以致那些無法實現價值的活動,被快速的剪除。

      他們預見的是十年後的樣子,可能難以表達自己的遠見。人們跟隨他們,是因為覺得他們對未來的想像很吸引自己;但人們也會因為他們回避細節的描述而迷失了方向。他們運用專業且簡潔的話語進行必要的陳述,並本能的期待追隨者能領會這些他們看來準確無誤的問題。但人們往往不能理解他們的分析,而深感失望。

      他們不明智的認為別人把工作做好是顯而易見的事情,沒必要表示感激,甚至自己說了,在別人眼裏是多餘且奇怪的。他們雖然理解,卻很難讓自己產生這種交互作用,他們應當學習理想主義者型領導在這個領域裏的行為。

      他們對首次參加的事情,滿懷熱情,但一旦完成他們更希望別人來接受。結果,他們往往覺得結果不是太理想,卻不會因為這種失敗去責備別人,隻是自責。且到了下一次,他們就失去了興趣。理性者型領導者還有另一個弱點。他們過於關注戰略性規劃,而忽視了他人的感受,下屬會覺得他們疏遠甚至冷漠,抱著猶豫不決的心情接近他們,他們很可能會孤立於機構成員的業餘生活之外。

      還有就是他們隻重視聰明的下屬、同事或上級,他們對自己和他人都抱有很大的期望,往往超出他人和自己的能力範圍。擁有強大力量的人,同樣也有極大的弱點,他們會因不斷提高目標而煩躁和不滿。這種情緒,有時候會表現為不耐煩,而且,他們無法容忍自己和他人兩次犯同樣的錯誤。

      他們喜歡那些不厭其煩理解他們工作複雜性的觀察者,也會響應別人對他們戰略智能的承認。隻是因日常工作做得好而得到表揚,並無法讓他們高興。對他們來說,需要的是鑒賞者的能力,且不能多說什麼。因為就像他們不善於口頭稱讚別人一樣,他們也很難接受來自他人的讚賞。



      理性者的角色變體



      雖然將四種氣質類型分別看作單獨、完整的行為狀態模式是十分有益的,然而每種氣質類型中的個體成員之間,還存在著明顯差異。

      其中一些善於計劃的,傾向於從事搞笑活動的協調者這種訓誡型角色;另一些善於探索的則選擇有效原型和模型的建造者這種信息型角色。其中前者傾向於陸軍元帥或策劃者的角色,後者則傾向於成為建築師或發明家。

      刪除回複@TA
    • 格斯_01-24 11:09
      為什麼理性者會把想象中的事情作為談資?
      刪除回複@TA
    • 森林sweet(INTP)2016-11-01 刪除回複@TA
    • (INTJ)2016-11-01 刪除回複@TA
    • 森林sweet(INTP)2016-11-01
      @瑪德瑞拉 。。。
      刪除回複@TA
    • (INTJ)2016-11-01 刪除回複@TA
    • (INTJ)2016-10-31 刪除回複@TA
    • xieyi666666(INFJ)2015-11-01
      不能更精確:“對理性者而言,與配偶共同分享他們所關心的事物是至關重要的。但,這種分享的願望,限製了他們的擇偶範圍。理性者通常將擇偶作為一種困難、甚至是危險的問題來解決,他們告誡自己不允許出錯,因為這是終身大事。
      但,他們是令人愉快的伴侶―――忠誠、沒有怨言、性愛熱烈,在人際交往中正直、光明正大,並且沒有獨占欲。但是,他們不容易接近,而且有些複雜。”
      刪除回複@TA
    • 也是溜(INTP)2015-06-24
      刪除回複@TA
    • 陽光frances(ISTJ)2011-11-07 刪除回複@TA
    • 陽光frances(ISTJ)2011-11-07 刪除回複@TA
    • 陽光frances(ISTJ)2011-11-07 刪除回複@TA
    • 陽光frances(ISTJ)2011-11-07 刪除回複@TA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