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者(INFP)

  1. 對於化解者而言,化解指解決困擾某人生活和人際關係中的發起行為,他的意思是,以一種安慰的方式來對待自己和他人,幫助別人恢複失去的和諧、完整。這些化解者呈現給社會一副平靜且友善的表情,表麵上他們文雅隨和,然而其內心世界絕非如此安寧,而是有著其它類型所沒有的照管能力。他們深切、熱情的關心幾位特別的人或一項自己喜歡的工作,希望給社會帶來和平,給自己及親人帶來完整性。

    他們喜歡研究和調查,所以習慣於提倡者而非訓誡型的角色,又因為他們喜好隱居以及矜持的個性決定了他們似乎更喜歡成為矛盾化解者。他們有一種源於強烈道義感的深刻的理想主義本性,將社會想像成一個合乎道德的、令人尊敬的地方。確實,為了理解化解者,我們必須理解他們的心理主義幾乎無私,激勵著他們為其所信服的人或事業做出非凡的犧牲。化解者因其隱居性和罕見性而仿佛孤立於世外桃源,理想主義使他們感受到與其它人的更大隔閡。他們約占總人口的1%。

    化解者或許是因為一種源於他們往往很不快樂的童年的疏遠感而尋求內心以及與他人之間的和諧。他們過著充滿好奇的童年生活,悲哀的是,他們受到許多父母的阻礙甚至懲罰。源於父母要求他們具有隨和、勤勉的具體處事方式,現實中又有符合父母這些期望的同胞作為榜樣,這常常會讓化解者自慚形穢。其它類型的人可能不理睬這些不適合他們的期望,而化解者則做不到。他們即希望取悅自己的父母和同胞,卻又不知道到底應當怎麼作,所以會掩飾自己的與眾不同之處,與家人和兄弟姐妹產生反差是令人厭惡的,他們甚至會為此困惑終生。但,其實他們極正常,隻是與其他人不同而已―――就像天鵝被飼養在鴨子的家族裏。

    即使如此,化解者仍然發現難以相信和指望自己。他們雖然善良而積極,卻在別人的教導下,相信自己身上存在著罪惡,他們傾向於純潔的品質,但也能潛心研究罪惡,隨時警惕潛伏在他們身上的不道德行為。於是,當他們相信自己已經屈服於不良誘惑時,會習慣於采取自我犧牲的贖罪行為。但其他人很少查覺到他們內心的這種騷動,不過,這是在他們的精神世界裏進行的,所以,他們並沒有感到將這個問題公開的壓力。
    在評論事物並做出結論的過程中,化解者寧願服從於他們的直覺而不是邏輯推理。他們對美與醜、好與壞、道德與不道德等問題十分敏感。他們在工作中適應能力很強,喜歡新思想和新知識,理解他人的感受,並與多數人保持著良好的關係,盡管有些矜持。不喜歡受到電話幹擾而善於獨自工作,對複雜的情況很有耐心,卻無法容忍例行的瑣事。可能會犯實際行錯誤,卻很少出現感覺上的失誤。

    他們對學術活動和示範有著天然的興趣,他們語言方麵出色,經常聽到社會對他們的召喚,並能挺身而出,且似乎願意為此而做出個人犧牲。

    適合的工作:

    宣傳工作、社會工作、圖書館研究、幼兒谘詢服務、人文學科方麵的大學教育。

    適合的伴侶:陸軍元帥(ENTJ)


    很可能從婚姻中得到很大的滿足感。化解者,矜持、喜歡探索,在擇偶問題上要比其它類型更為困難,他們搖擺不定。不管任何情況,他們的配偶都要忍受由於不得不應付這種緊張而形成的壓力。而陸軍元帥,外向、善於安排、忙於未來而整頓化解者,似乎對多重狀態的生活方式訓練有素,能為其指出明確的方向。

    關於家庭:

    作為伴侶,他們對自己的誓言予以隆重承諾,對配偶忠貞不二。他們喜歡過和諧的生活,並盡極大的努力來避免人與人之間發生衝突。他們對配偶情緒變化反應敏感並喜歡取悅他們,盡管他們或許難以公開或直接地表達興趣和感情。他們堅守自己的夢想,卻發現與另一個人朝夕相處很難滿足自己浪漫而理想的婚姻生活觀念。即使在最美好的日子裏,他們也感到恐懼,怕今天的快樂要用以後的犧牲作為代價。他們相信“快樂一定會以痛苦作為代價”,有種不安全感。作為父母,他們致力於孩子的幸福安寧,以極大的同情心和適應力來對待他們。他們是可以通融的,甚至是順從於他們的配偶的,除非他們的價值觀遭到破壞,他們就會固執己見。但,如果家庭裏,有這麼一類人,就會達到長期和睦、融洽。

    關於領導:

    把維護他人的完整與健康視為自己的分內之事。化解者們鼓勵他人,緩和他們內在的矛盾,協調他們的敵對價值觀,或者弱化他們的抗爭欲望。因此他們擅長於各種形式的安撫―――通融、調解、折衷,他們不具有攻擊性。寧靜寡言的化解者卻能夠成為優秀的孩童勸導者和家庭教導者,尤其在孩子怕羞、孤僻、受挫的情況下為他們提供良好的幫助。領導者在任何工作現場花費一些時間來感激這些傑出的個體都是很明智的舉動。
    xinbo(ENTJ) 發表於 2015-11-21 修改回複喜歡(16)
    • 不周山底(INTJ)07-04 11:36
      測了三次都是infp 但這段描述真的很不符合我
      反複評價內心信念一類的題目我勾選了總是 就能說明Fi發展很好嗎
      刪除回複@TA
    • 狐狸狸狸(INFP)2018-09-04
      化解者或許是因為一種源於他們往往很不快樂的童年的疏遠感而尋求內心以及與他人之間的和諧。他們過著充滿好奇的童年生活。
      卻在別人的教導下,相信自己身上存在著罪惡,他們傾向於純潔的品質,但也能潛心研究罪惡,隨時警惕潛伏在他們身上的不道德行為。於是,當他們相信自己已經屈服於不良誘惑時,會習慣於采取自我犧牲的贖罪行為。
      都說到了。。。。。
      刪除回複@TA
    • 沉沒之嵐(INFP)2017-06-30
      我承認有些地方說的很對,即便我不太喜歡被歸類
      刪除回複@TA
    • alas(INFP)2016-12-24
      我的輪廓
      刪除回複@TA
    • 春泥2016-06-12
      天呐,不得不相信,(適合的工作:
      宣傳工作、社會工作、圖書館研究、幼兒谘詢服務、人文學科方麵的大學教育。)這個測試職業很多次,都說適合這些工作。
      刪除回複@TA
    • 冰翼(INFP)2016-02-18
      覺得很像自己,更了解了一些,有些想法不能改變,天生的不安全感。
      刪除回複@TA
    • 文新(INFP)2015-10-26
      對應我的DISC和PDP,以及生命數字密碼的測試結果,一起綜合得看,發現真是很準。徹悟了這四十年,我之所以為我的根源。
      刪除回複@TA
    • 心理成長2010-08-08
      對於化解者而言,化解指解決困擾某人生活和人際關係中的發起行為,他的意思是,以一種安慰的方式來對待自己和他人,幫助別人恢複失去的和諧、完整。這些化解者呈現給社會一副平靜且友善的表情,表麵上他們文雅隨和,然而其內心世界絕非如此安寧,而是有著其它類型所沒有的照管能力。他們深切、熱情的關心幾位特別的人或一項自己喜歡的工作,希望給社會帶來和平,給自己及親人帶來完整性。



      他們喜歡研究和調查,所以習慣於提倡者而非訓誡型的角色,又因為他們喜好隱居以及矜持的個性決定了他們似乎更喜歡成為矛盾化解者。他們有一種源於強烈道義感的深刻的理想主義本性,將社會想像成一個合乎道德的、令人尊敬的地方。確實,為了理解化解者,我們必須理解他們的心理主義幾乎無私,激勵著他們為其所信服的人或事業做出非凡的犧牲。化解者因其隱居性和罕見性而仿佛孤立於世外桃源,理想主義使他們感受到與其它人的更大隔閡。他們約占總人口的1%。



      化解者或許是因為一種源於他們往往很不快樂的童年的疏遠感而尋求內心以及與他人之間的和諧。他們過著充滿好奇的童年生活,悲哀的是,他們受到許多父母的阻礙甚至懲罰。源於父母要求他們具有隨和、勤勉的具體處事方式,現實中又有符合父母這些期望的同胞作為榜樣,這常常會讓化解者自慚形穢。其它類型的人可能不理睬這些不適合他們的期望,而化解者則做不到。他們即希望取悅自己的父母和同胞,卻又不知道到底應當怎麼作,所以會掩飾自己的與眾不同之處,與家人和兄弟姐妹產生反差是令人厭惡的,他們甚至會為此困惑終生。但,其實他們極正常,隻是與其他人不同而已―――就像天鵝被飼養在鴨子的家族裏。



      即使如此,化解者仍然發現難以相信和指望自己。他們雖然善良而積極,卻在別人的教導下,相信自己身上存在著罪惡,他們傾向於純潔的品質,但也能潛心研究罪惡,隨時警惕潛伏在他們身上的不道德行為。於是,當他們相信自己已經屈服於不良誘惑時,會習慣於采取自我犧牲的贖罪行為。但其他人很少查覺到他們內心的這種騷動,不過,這是在他們的精神世界裏進行的,所以,他們並沒有感到將這個問題公開的壓力。

      在評論事物並做出結論的過程中,化解者寧願服從於他們的直覺而不是邏輯推理。他們對美與醜、好與壞、道德與不道德等問題十分敏感。他們在工作中適應能力很強,喜歡新思想和新知識,理解他人的感受,並與多數人保持著良好的關係,盡管有些矜持。不喜歡受到電話幹擾而善於獨自工作,對複雜的情況很有耐心,卻無法容忍例行的瑣事。可能會犯實際行錯誤,卻很少出現感覺上的失誤。



      他們對學術活動和示範有著天然的興趣,他們語言方麵出色,經常聽到社會對他們的召喚,並能挺身而出,且似乎願意為此而做出個人犧牲。



      適合的工作:



      宣傳工作、社會工作、圖書館研究、幼兒谘詢服務、人文學科方麵的大學教育。



      適合的伴侶:陸軍元帥(ENTJ)



      很可能從婚姻中得到很大的滿足感。化解者,矜持、喜歡探索,在擇偶問題上要比其它類型更為困難,他們搖擺不定。不管任何情況,他們的配偶都要忍受由於不得不應付這種緊張而形成的壓力。而陸軍元帥,外向、善於安排、忙於未來而整頓化解者,似乎對多重狀態的生活方式訓練有素,能為其指出明確的方向。



      關於家庭:



      作為伴侶,他們對自己的誓言予以隆重承諾,對配偶忠貞不二。他們喜歡過和諧的生活,並盡極大的努力來避免人與人之間發生衝突。他們對配偶情緒變化反應敏感並喜歡取悅他們,盡管他們或許難以公開或直接地表達興趣和感情。他們堅守自己的夢想,卻發現與另一個人朝夕相處很難滿足自己浪漫而理想的婚姻生活觀念。即使在最美好的日子裏,他們也感到恐懼,怕今天的快樂要用以後的犧牲作為代價。他們相信“快樂一定會以痛苦作為代價”,有種不安全感。作為父母,他們致力於孩子的幸福安寧,以極大的同情心和適應力來對待他們。他們是可以通融的,甚至是順從於他們的配偶的,除非他們的價值觀遭到破壞,他們就會固執己見。但,如果家庭裏,有這麼一類人,就會達到長期和睦、融洽。



      關於領導:



      把維護他人的完整與健康視為自己的分內之事。化解者們鼓勵他人,緩和他們內在的矛盾,協調他們的敵對價值觀,或者弱化他們的抗爭欲望。因此他們擅長於各種形式的安撫―――通融、調解、折衷,他們不具有攻擊性。寧靜寡言的化解者卻能夠成為優秀的孩童勸導者和家庭教導者,尤其在孩子怕羞、孤僻、受挫的情況下為他們提供良好的幫助。領導者在任何工作現場花費一些時間來感激這些傑出的個體都是很明智的舉動。

      刪除回複@TA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