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造者(INTP型人)

  1. [link:凱爾西氣質類型測試=/survey/keirsey/]

    建造者的主要特征

    建築學是一門關於空間關係——組織、結構、建造、構造的科學,建造者則從很小的時候便已經開始關注空間相對性以及係統設計了。不過,我們不能因此就認為,INTP型人隻對三維空間的構造感興趣,例如建築物、橋梁以及機器。實際上,他們也同樣能夠設計課程,組建公司,以及從事所有與理論係統相關的工作。換言之,INTP型人的目標就是設計係統結構,並且製造結構性的模型。在這些建造者的眼中,偌大的世界也不過隻是一堆雜亂的原材料,而他們的工作就是改造它們,為它們賦予新的形式,而這一過程就好比將原本不規則的石塊切割成棱角分明的石料。在他們的晚年時期(這時,他們發現絕大多數的人都隻是佯裝已經理解了自然規律),INTP型人很有可能會把自己當成是技巧高明的組織者,他們要求自己必須與自然和社會競爭,不斷地利用自然界的原材料,構建行之有效的組織。如果說策劃者是自詡的秩序大師,那麼,建造者就是自詡的組織大師。 作為NT型人——柏拉圖的理性者,亞裏士多德的思辨者——的一種角色變體,INTP型人在絕大多數方麵都與其他NT型人大同小異。和所有理性者一樣,建造者傾向於談論那些抽象的話題,並且喜歡采用實用性的方式來實現目標。他們渴望獲得任何與科學有關的知識,並且十分關注技術。通常來說,他們更擅長從事係統工作。在個人定位上,他們注重實效,多疑,喜歡用相對的眼光來看待事物;在空間定位上,他們采用的是交叉點式的方法;而麵對時間,他們則更願意停留在自己腦海中的“時間間隔”當中。聰明才智、自治以及堅毅的決心是構建他們自我形象的三大要素。生性冷靜的他們信賴理智,渴望獲得成就,珍視他人對自己的敬重和讚賞。他們追逐知識,並且將成為科技奇才作為自己的奮鬥目標。在智能方麵,他們的戰略規劃能力明顯高於交際和戰術能力,而後勤技巧則是他們的軟肋。對於善於探索且思想開明的他們而言,資訊性的製造者角色顯然更加合適。畢竟,指導性的協調者角色需要以規劃和堅毅的性格為基礎。此外,由於他們較為矜持且精神集中,所以在麵對發明者和建造者這兩種製造者角色變體時,他們自然會更傾向於後者。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很少能遇到這種人,而即便是遇上了,我們可能也渾然不知。在理性者的眼中,世間的事物之所以存在,就是為了供人類進行分析、了解以及闡釋。現實的表象其實並不重要,因為它們不過是一個檢驗思想有效性的競技場;真正重要的是那些等待我們去發現和解釋的宇宙的內在結構,而任何關於宇宙的描述都應該正確、連貫且言簡意賅。對於這些基本結構,INTP型人感到十分好奇,而這種好奇心最終也成為了他們的行為動力,至於其他人是否能夠理解或接受自己的觀點,他們並不關心。建造者可以通過任何方法進行學習。在他們看來,如果觀察他人或是采取行動能夠獲得知識,那麼這樣做就是值得的;否則,他們寧願什麼都不做。 建造者十分珍惜自己及他人的才智,並且似乎總是在尋找構建真實世界的各種技術原理和自然規律。INTP型人的認知並不像其他理性者那樣,是一個全麵而發散性的過程,相反,他們關注的焦點往往隻落在那些與當前問題相關的事物之上。因此,相對於其他人而言,他們的注意力似乎顯得更加集中。建造者也十分熱衷於分析事物和問題,一旦他們陷入思索,這種思索似乎就擁有了一種人的意誌力。除非他們完全地理解了該事物的複雜性,不然,他們便會一直沉湎其中無法自拔。此外,INTP型人還擁有絕佳的記憶力,任何事物,一旦他們掌握了就永遠都不會忘記。麵對那些隱藏在個體及多樣性當中的規律,他們則似乎顯得有些貪得無厭,而這種渴望了解各種規則和基本原理的願望往往會讓他們看起來顯得自命不凡。而在麵對那些缺乏設計能力或行為動力的人時,他們也很有可能會流露出不耐煩的神情。令人感到惋惜的是,有時候,建造者的這種珍惜才智的觀點往往會演變成一種不友善的態度或行為,並因此而激發他人的防禦心理。 無論是語言還是思想,建造者對其精確度的要求都遠遠高於其他類型的人。無論何時何地,他們都總是能夠立刻察覺出存在於語言和思想當中的差異和矛盾之處。隻有那些表意準確,前後一致的話語才能夠令他們感到信服,因此,他們從來都不在乎那種源自於公職、證明或名聲的權威。和ENTP型人一樣,INTP型人在辯論或任何對抗性的探討中的表現總是令人驚服,善於分析和識別差異的他們能夠輕而易舉地推翻對方的觀點,同時讓自己的觀點立於不敗之地。他們把所有的討論都看成是一種尋求理解的探索行為,而且他們相信,自己的作用就是盡可能地減少矛盾,而不管它的始作俑者究竟是誰。對於一位INTP型人而言,聆聽那些毫無意義的談話實在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即使是在一些隨意的閑談之中,他們也會不由自主地指出談話者話語中的錯誤,而這也使得其他人常常會覺得,與他們的交流是一種很不愉快的經曆。

    建造者的職業

    這一類理性者可以成為邏輯學家、數學家、技術專家、科學家。總之,在所有需要建築學、係統分析或結構設計的領域,他們都能取得不錯的成就。值得注意的是,建造者所擅長的建築學並不是技藝者所熱衷的“簡單搭配”——將各種具體的事物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隨意地進行組合——而是一種更加抽象且精確的模型設計工作。對於建造者而言,模型本身才是他們關注的焦點,至於是二維模型,還是三維、四維模型,他們根本不在乎。 由於他們在談話時會力求簡潔,並且還會經常使用一些複雜的技術術語,所以,對其他人而言,與這種觀察力極其敏銳的理性者交流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他們卻往往能夠成為出色的教師,尤其是從事高等教育。隻不過,在學校裏,他們似乎也同樣不受歡迎,過於苛刻的要求往往會讓他們背上諸如“狠心的監工”之類的惡名。這一類人並不擅長文職工作,並且常常會在從事單調的常規或慣例工作的過程中逐漸失去耐心。他們喜歡在不被幹擾的環境下工作,通常來說,他們更願意獨自工作。除了與親密的朋友在一起,大多數時候,INTP型人看起來都顯得十分害羞,要想讓他們放下矜持——像ENTP型人那樣敞開心扉——的確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綜上所述,在他人眼中,INTP型人不僅難以接近,難以理解,而且就連他們的真實能力也很難被人探知。如果想讓組織內的建造者充分地發揮其聰明才智,那麼,你必須給他們一支高效率的支持團隊,而且這些人還必須能夠在第一時間捕捉到出現在他們腦海中的想法,以免時間一長,他們失去了興趣,又轉而思考別的問題了。

    建造者的婚姻

    建造者對待婚姻關係的態度嚴肅且認真,也願意忠實於自己的配偶,並對他們付之以濃情蜜意。隻不過,有時候,他們往往會因為專注於思考而忘記了與戀人的約會、紀念日,以及其他普通的社交活動。通常來說,他們不喜歡在家中舉行過多的社交活動,即使有,他們也會樂得將組織和安排事項統統丟給配偶,而將自己置身事外。一旦對INTP型建造者橫加幹涉,他們便會縮回到書本和知識的世界裏鑽研不休,直到滿足生理需求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他們才會重新抬起頭來。不過,總體說來,建造者大都性情平和,溫柔順從。所以,與他們一起生活會是一件輕鬆愜意的事情,除非對方違背了他們的原則,這時他們之前的好脾氣往往會消失得無影無蹤。矜持的INTP型人更願意將自己的渴望和情感都收斂起來,不輕易表露。同樣的,在麵對他人的渴望和情感時,他們可能也會略顯得有些麻木不仁,而他們的這種“反應遲鈍”常常會讓他們的配偶感到困惑和沮喪。不過,如果反過來,當他們的配偶試圖隱藏自己的情緒時,洞察力敏銳的建造者往往能夠一眼就看穿對方的心思,察覺到他們的真實意圖,而且還會讓他們為自己的話語和行為做出理性的解釋。

    建造者的家庭

    身為父母,建造者深深地愛著自己的孩子;他們喜歡小孩,麵對孩子的撫養問題,他們也是一如既往的嚴肅認真。他們將每個孩子都當成一個理性的個體,不僅讓他們享有其應有的權利和待遇,而且還賦予他們與其年齡相當的自主權。INTP型父母會鼓勵孩子主動地承擔自己的生活責任,設計自己的奮鬥目標。他們從來不會將自己的期望強加於孩子身上,而且也從不對孩子進行語言和身體上的攻擊。隻要是在安全的範圍內,建造者們就很少幹預孩子的行為,他們寧願讓孩子從自己的行為結果中汲取經驗教訓;而如果超出了安全的範疇,他們則通常會通過一種合理的推理方式來對孩子的行為提出警示。 以上內容來自2011年出版的《請理解我》,中國城市出版社授權,需轉載請聯係出版社
    xinbo(ENTJ) 發表於 2016-08-01 修改回複喜歡(0)
    • 萊斯莉2011-11-07 刪除回複@TA
    • 心理成長2011-02-17
      凱爾西氣質類型測試



      建造者的主要特征



      建築學是一門關於空間關係——組織、結構、建造、構造的科學,建造者則從很小的時候便已經開始關注空間相對性以及係統設計了。不過,我們不能因此就認為,INTP型人隻對三維空間的構造感興趣,例如建築物、橋梁以及機器。實際上,他們也同樣能夠設計課程,組建公司,以及從事所有與理論係統相關的工作。換言之,INTP型人的目標就是設計係統結構,並且製造結構性的模型。在這些建造者的眼中,偌大的世界也不過隻是一堆雜亂的原材料,而他們的工作就是改造它們,為它們賦予新的形式,而這一過程就好比將原本不規則的石塊切割成棱角分明的石料。在他們的晚年時期(這時,他們發現絕大多數的人都隻是佯裝已經理解了自然規律),INTP型人很有可能會把自己當成是技巧高明的組織者,他們要求自己必須與自然和社會競爭,不斷地利用自然界的原材料,構建行之有效的組織。如果說策劃者是自詡的秩序大師,那麼,建造者就是自詡的組織大師。

      作為NT型人——柏拉圖的理性者,亞裏士多德的思辨者——的一種角色變體,INTP型人在絕大多數方麵都與其他NT型人大同小異。和所有理性者一樣,建造者傾向於談論那些抽象的話題,並且喜歡采用實用性的方式來實現目標。他們渴望獲得任何與科學有關的知識,並且十分關注技術。通常來說,他們更擅長從事係統工作。在個人定位上,他們注重實效,多疑,喜歡用相對的眼光來看待事物;在空間定位上,他們采用的是交叉點式的方法;而麵對時間,他們則更願意停留在自己腦海中的“時間間隔”當中。聰明才智、自治以及堅毅的決心是構建他們自我形象的三大要素。生性冷靜的他們信賴理智,渴望獲得成就,珍視他人對自己的敬重和讚賞。他們追逐知識,並且將成為科技奇才作為自己的奮鬥目標。在智能方麵,他們的戰略規劃能力明顯高於交際和戰術能力,而後勤技巧則是他們的軟肋。對於善於探索且思想開明的他們而言,資訊性的製造者角色顯然更加合適。畢竟,指導性的協調者角色需要以規劃和堅毅的性格為基礎。此外,由於他們較為矜持且精神集中,所以在麵對發明者和建造者這兩種製造者角色變體時,他們自然會更傾向於後者。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很少能遇到這種人,而即便是遇上了,我們可能也渾然不知。在理性者的眼中,世間的事物之所以存在,就是為了供人類進行分析、了解以及闡釋。現實的表象其實並不重要,因為它們不過是一個檢驗思想有效性的競技場;真正重要的是那些等待我們去發現和解釋的宇宙的內在結構,而任何關於宇宙的描述都應該正確、連貫且言簡意賅。對於這些基本結構,INTP型人感到十分好奇,而這種好奇心最終也成為了他們的行為動力,至於其他人是否能夠理解或接受自己的觀點,他們並不關心。建造者可以通過任何方法進行學習。在他們看來,如果觀察他人或是采取行動能夠獲得知識,那麼這樣做就是值得的;否則,他們寧願什麼都不做。

      建造者十分珍惜自己及他人的才智,並且似乎總是在尋找構建真實世界的各種技術原理和自然規律。INTP型人的認知並不像其他理性者那樣,是一個全麵而發散性的過程,相反,他們關注的焦點往往隻落在那些與當前問題相關的事物之上。因此,相對於其他人而言,他們的注意力似乎顯得更加集中。建造者也十分熱衷於分析事物和問題,一旦他們陷入思索,這種思索似乎就擁有了一種人的意誌力。除非他們完全地理解了該事物的複雜性,不然,他們便會一直沉湎其中無法自拔。此外,INTP型人還擁有絕佳的記憶力,任何事物,一旦他們掌握了就永遠都不會忘記。麵對那些隱藏在個體及多樣性當中的規律,他們則似乎顯得有些貪得無厭,而這種渴望了解各種規則和基本原理的願望往往會讓他們看起來顯得自命不凡。而在麵對那些缺乏設計能力或行為動力的人時,他們也很有可能會流露出不耐煩的神情。令人感到惋惜的是,有時候,建造者的這種珍惜才智的觀點往往會演變成一種不友善的態度或行為,並因此而激發他人的防禦心理。

      無論是語言還是思想,建造者對其精確度的要求都遠遠高於其他類型的人。無論何時何地,他們都總是能夠立刻察覺出存在於語言和思想當中的差異和矛盾之處。隻有那些表意準確,前後一致的話語才能夠令他們感到信服,因此,他們從來都不在乎那種源自於公職、證明或名聲的權威。和ENTP型人一樣,INTP型人在辯論或任何對抗性的探討中的表現總是令人驚服,善於分析和識別差異的他們能夠輕而易舉地推翻對方的觀點,同時讓自己的觀點立於不敗之地。他們把所有的討論都看成是一種尋求理解的探索行為,而且他們相信,自己的作用就是盡可能地減少矛盾,而不管它的始作俑者究竟是誰。對於一位INTP型人而言,聆聽那些毫無意義的談話實在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即使是在一些隨意的閑談之中,他們也會不由自主地指出談話者話語中的錯誤,而這也使得其他人常常會覺得,與他們的交流是一種很不愉快的經曆。



      建造者的職業



      這一類理性者可以成為邏輯學家、數學家、技術專家、科學家。總之,在所有需要建築學、係統分析或結構設計的領域,他們都能取得不錯的成就。值得注意的是,建造者所擅長的建築學並不是技藝者所熱衷的“簡單搭配”——將各種具體的事物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隨意地進行組合——而是一種更加抽象且精確的模型設計工作。對於建造者而言,模型本身才是他們關注的焦點,至於是二維模型,還是三維、四維模型,他們根本不在乎。

      由於他們在談話時會力求簡潔,並且還會經常使用一些複雜的技術術語,所以,對其他人而言,與這種觀察力極其敏銳的理性者交流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他們卻往往能夠成為出色的教師,尤其是從事高等教育。隻不過,在學校裏,他們似乎也同樣不受歡迎,過於苛刻的要求往往會讓他們背上諸如“狠心的監工”之類的惡名。這一類人並不擅長文職工作,並且常常會在從事單調的常規或慣例工作的過程中逐漸失去耐心。他們喜歡在不被幹擾的環境下工作,通常來說,他們更願意獨自工作。除了與親密的朋友在一起,大多數時候,INTP型人看起來都顯得十分害羞,要想讓他們放下矜持——像ENTP型人那樣敞開心扉——的確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綜上所述,在他人眼中,INTP型人不僅難以接近,難以理解,而且就連他們的真實能力也很難被人探知。如果想讓組織內的建造者充分地發揮其聰明才智,那麼,你必須給他們一支高效率的支持團隊,而且這些人還必須能夠在第一時間捕捉到出現在他們腦海中的想法,以免時間一長,他們失去了興趣,又轉而思考別的問題了。



      建造者的婚姻



      建造者對待婚姻關係的態度嚴肅且認真,也願意忠實於自己的配偶,並對他們付之以濃情蜜意。隻不過,有時候,他們往往會因為專注於思考而忘記了與戀人的約會、紀念日,以及其他普通的社交活動。通常來說,他們不喜歡在家中舉行過多的社交活動,即使有,他們也會樂得將組織和安排事項統統丟給配偶,而將自己置身事外。一旦對INTP型建造者橫加幹涉,他們便會縮回到書本和知識的世界裏鑽研不休,直到滿足生理需求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他們才會重新抬起頭來。不過,總體說來,建造者大都性情平和,溫柔順從。所以,與他們一起生活會是一件輕鬆愜意的事情,除非對方違背了他們的原則,這時他們之前的好脾氣往往會消失得無影無蹤。矜持的INTP型人更願意將自己的渴望和情感都收斂起來,不輕易表露。同樣的,在麵對他人的渴望和情感時,他們可能也會略顯得有些麻木不仁,而他們的這種“反應遲鈍”常常會讓他們的配偶感到困惑和沮喪。不過,如果反過來,當他們的配偶試圖隱藏自己的情緒時,洞察力敏銳的建造者往往能夠一眼就看穿對方的心思,察覺到他們的真實意圖,而且還會讓他們為自己的話語和行為做出理性的解釋。



      建造者的家庭



      身為父母,建造者深深地愛著自己的孩子;他們喜歡小孩,麵對孩子的撫養問題,他們也是一如既往的嚴肅認真。他們將每個孩子都當成一個理性的個體,不僅讓他們享有其應有的權利和待遇,而且還賦予他們與其年齡相當的自主權。INTP型父母會鼓勵孩子主動地承擔自己的生活責任,設計自己的奮鬥目標。他們從來不會將自己的期望強加於孩子身上,而且也從不對孩子進行語言和身體上的攻擊。隻要是在安全的範圍內,建造者們就很少幹預孩子的行為,他們寧願讓孩子從自己的行為結果中汲取經驗教訓;而如果超出了安全的範疇,他們則通常會通過一種合理的推理方式來對孩子的行為提出警示。





      以上內容來自2011年出版的《請理解我》,中國城市出版社授權,需轉載請聯係出版社
      刪除回複@TA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