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衛者

  1. 凱爾西氣質類型測試

    圍繞柏拉圖的護衛者所展開的觀點,盡管其名稱可能有所不同,但是它們卻都有一個共同點:其所描繪的這種性格類型會使用具體的語言進行交流,同時會以合作的方式來實現自己的目標。具體的語言使用方法加合作式的工具使用原則是構成SJ型人那獨一無二的人格的兩大基礎要素。與此同時,這兩個要素的獨特組合方式也將它與其他三種人格清楚無誤地區分開來。也正是因為如此,我把他們稱為“具體的合作者”。
    具體的語言使用方法
    和SP型人一樣,SJ型人談論的大多數話題都與自己在客觀世界中所看到的具體事物有關。他們也許會出於禮貌,耐心地聆聽有關理論或假想的談話,隻不過,他們決不會做出任何回應,並且很快就會將話題轉到那些更加具體的、可以被感知的事物上。例如:商品和服務,食品和服飾,貸方與借方,價格與薪水,失與得,交通和娛樂,天氣和住所,事故與災難,窮與富,聞名遐邇與聲名狼藉,收音機、電視,以及電影。當然,他們也願意討論抽象的事物,隻不過由於缺乏興趣,他們很可能會在不知不覺中將談話重新轉移到那些具體的話題上。

    護衛者的話語十分連貫,並且常常會引發自己以及聽者的聯想。也就是說,他們會從一個話題聯想到另一個與之有確切關係的話題,而不像理性者和理想主義者那樣通過演繹或歸納引出另一個話題。當護衛者想到某事的時候,無論它們距離此時的話題有多遠,或者說根本毫無關係,他們也會毫不猶豫地將它們說出來,而這通常也會讓他人聯想起其他某些相關的事情,並在護衛者的提醒下說出來。於是,談話就便可以像多米諾骨牌一樣,借助聯想效應,隨著話題的延伸而繼續,而不必借助上一個話題的暗示或推論才能得到下一個話題。如此一來,每個人都有機會借談論自己生活中的事情參與到談話中來。所以這種談話方式可以讓每一位談話者都能感受到談話的樂趣,而不像有的談話那樣,緊緊圍繞某一個單獨的話題而展開,從而使很多人失去了發言的機會,或是讓事情的討論因為流於表麵而無法得出定論。SJ型人最擅長此類小型的談話,而與其相反的NT型人則恰恰最不善於此道。於是,SJ型人便自無旁貸地擔負起了領航員的職責,而NT型人則隻能尾隨其後。
    對於自己感興趣的話題,護衛者會積累大量的事實資料,從而使得自己可以在談話時侃侃而談,自由地聯想。他們可以記住大量的事實信息:人們的名字和生日,朋友的父母及孩子的姓名,這些孩子們在學校的表現情況,親戚的朋友,誰得到了什麼樣的工作,最近有那些人出生,又有那些人去世(什麼時候,因為什麼原因),各種日期和時間,家人的住址,以及社會上或小區裏發生的大事,等等。總而言之,任何一條細微的信息都可以輕易地喚起他們對另一件事的回憶。

    通常來說,這些信息都是具體的,要麼是關於某些特殊的人或產品,要麼就是與特定的時間、地點、具體的價值比較(這個比那個要好)和數量(多少,夠不夠)有關。正是因為有了這些平時的積累,護衛者才能在有需要時輕鬆地聯想和使用這些信息,而這正是為何護衛者可以在談話時做到遊刃有餘,而其他三種人卻往往很難做到的原因。
    除了易於聯想和比較,正統也是護衛者語言的一大特色。說話時,SJ型人總是格外謹慎,盡可能避免使用那些裝腔作勢或不切實際的語言。所以,在語言的選擇上,他們會傾向於較為傳統的詞彙與表達方式,並且常常會“引經據典”,說出一些古語、諺語和警句(尤其是在談論價值和數量時)。例如,“省一文就是賺一文”,“小洞不補,大洞吃苦”,“一粒老鼠屎打壞一鍋湯”,以及“富則奢,窮則餓”,等等。此外,護衛者還常常會使用一些帶有濃鬱家鄉特色的話語。例如,在農村長大的哈裏·杜魯門就常常把自己當成是個鄉下孩子,而他的談吐當中也經常會流露出濃重的鄉土氣息。1945年,弗蘭克林·羅斯福在自己的辦公室裏與世長辭。這時,杜魯門突然意識到自己已經成為了美國總統,此後,他對記者說,他感到“一大捆幹草”重重地落在了自己身上。曆史已經證明,精力充沛的杜魯門完全能夠勝任總統一職。事實上,巨大的職責壓力不僅沒有壓垮他,反而成了他汲取旺盛活力的源泉。他用一種典型的護衛者的方式表達了內心的滿足感。他承認,總統“是一項夜以繼日的工作”,不過,這種“輾轉於你我以及門柱之間的工作卻的確讓他愛不釋手”。
    除此以外,護衛者的話語中還常常充滿了告誡之意。SJ型人會傾向於警告他人注意任何可能的危險--無論危險傷害的是他們,還是其他人,“小心,不要傷到自己。”他們也會提醒他人,違反道德原則同樣會帶來危險--“這樣做不對。”當他人對自己的警告置之不理時,護衛者往往會斥責或指責那些不守規矩的人。相對而言,其他類型的人這樣做的可能性要小得多,因為循規蹈矩的他們不會讓任何人過多地偏離正軌。

    在說話時,護衛者通常會避免使用手勢。不過,每當受到鼓舞,他們便會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搖晃的食指表示警告。此外,舉起的拳頭也同樣意味著警告--不是SP型人那種緊握的強有力的拳頭,而是四指並攏、彎曲,同時將拇指靠在食指上的鬆散的拳頭,就好像騎馬時手握韁繩的動作。在所有手勢當中,SJ型人最常用的是一種切菜式的手勢:雙手或單手快速地向下揮動,就像切菜一樣。而他們通常借此來強調自己的觀點,或是中斷進一步的討論。杜魯門在總結其任職期間的總統責任時,也用到了這一手勢:“責任到此為止。”
    合作式的工具使用原則
    文明伴隨著一座座城市的建立而形成,而城市則是由各種各樣的工具彙集而成。街道、人行道、建築物以及各種交通工具都是工具,而存在於這些建築物,以及街道和運輸當中的數以千萬計的設備、器械以及機器也統統都屬於工具的範疇。現在,但凡有工具的地方,就一定存在操縱工具的使用規則。對此,我們要麼服從於這些規則,與之合作,要麼就依照自己的方式去使用它們;至於SJ型人,他們自然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前者。例如,SJ型人認為,即使馬路的左側空無一車,我們也仍然應當在路的右側行車;紅燈亮時,即使對麵的路上沒有車,也一樣需要停車等候;拐彎時,哪怕周圍並沒有任何人或車,我們也仍然應該打轉彎燈予以告知。當我們逐漸接近這些規則的時候,我們的腦海裏可能會冒出諸如合作、順從、遵守、服從之類的思想,隻不過,隻有護衛者的意識才會幾乎完全被它們所占領。

    事實上,護衛者會將技藝者那實用至上的行事風格--為了完成工作而不擇手段--當作是反社會或不負責任的做法。在他們的管轄下,沒有人能夠僅僅為了獲得樂趣或加速事情的進程而無視規則的存在。忽視規則也許暫時有助於事情的進展,但是從長遠利益來看,這卻是一條通向毀滅的不歸路。相對而言,合作就顯得安全多了。而一旦選擇合作,那就意味著人們必須放棄自私的想法,與他人一同工作,雙方始終保持步調一致,從而確保長時間的合作;不然,一切必將陷入混亂。在護衛者看來,我們就應該與他人合作,為了實現一個共同的目標而努力,最終,在紀律和團隊協作的指引下,我們終將到達終點。
    一直以來,護衛者都在努力製定和推行各項指導人類行為的法則。他們堅信,隻有通過建立和遵守各項原則和規章製度,我們才有希望能夠維持文明的秩序,從而保衛自己的家園、社會以及事業。對於其他類型的人而言,盡管他們也許會因為有人維持秩序而心存感激,可是他們自己對此--無論是製定規則,還是推行規則--卻毫無興趣可言,所以他們自然也就十分樂意將這件“苦差事”交給時刻保持警醒的護衛者。在邁爾斯的體係當中,SP型人,NT型人,甚至於NF型人都對任由SJ型人掌管這一領域的做法深表滿意。幸運的是,絕大多數的護衛者都十分樂於承擔這項指揮性的職責。因此,在了解這一切之後,我們完全能夠以一種平和的心態接受這一事實:將近半數的美國總統都是護衛者,而大多數的美國軍方高級將領以及公司的首席執行官也都有可能是護衛者。

    不過,除了白宮、五角大樓,或董事會這些高端場所,護衛者還可以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隨時隨地操練其指揮才能:他們可以成為大學和社區的管理委員會成員,製定規章製度;也可以服務於政府監管部門和公眾監督機構,監查他人的行為;或是效力於擁有行政許可權的國家機關和產業標準製定委員會,授予許可或頒布行業標準。此外,SJ型人也會為自己能夠成為大陪審團和各種紀律監察機構的一員而深感驕傲。至於諸如警察、海關關員、司法官、檢控官以及法官之類的工作,自然更是他們夢寐以求的理想職業,而事實上護衛者也完全具備勝任這些工作的資質。在四種類型人當中,技藝者那高超的藝術鑒賞力的確無人能及。然而,有些護衛者的感知力,其敏銳程度也絲毫不亞於技藝者,隻不過他們觀察和鑒別的對象是規則而不是藝術品。SJ型人知道每條規則所代表的意義,也很清楚哪些方麵需要規則的約束;即使是那些最細微的叛逆痕跡,最輕微的越軌或背叛行為,也都逃不過他們那雙極其敏銳的耳朵和眼睛。
    護衛者相信規則,卻更加相信規則乃社會之本。SJ型人堅信,維護法製的權威是約束行為和解決問題的惟一方法。實際上,在護衛者看來,存在於每個社區和機構當中的無數原則、規章製度、法規、條例、法令以及章程就是維護社會秩序的最佳保障。
    此外,在個人財產方麵,護衛者認為隻有經官方許可的不動產所有權才是有效的。因此,他們自然是無法認同SP型人那“現實占有,十訴九勝”--即實際擁有財產的人即被視為財產的所有者--的觀點。相反,對於SJ型人而言,法律才是評判所有權的惟一有效的標準。在SJ型人列出的不良行為清單上,非法占有--包括額外的收益--名列前茅;而另一方麵,他們認為合法的所有權應當得到所有人的尊敬。事實上,如果我們能夠明白規則是護衛者執行一切行動的基礎--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應該擁有什麼以及不該擁有什麼--我們就可以更進一步地了解他們了。
    在護衛者看來,相信並依賴法製似乎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而這一信念也早已滲透到他們的骨子裏,成為他們身體的一部分。

    後勤智能
    技藝者對各種藝術品的鑒賞力是毋庸置疑的,可是,護衛者卻對並不感興趣,他們關心的是如何保持事物的可靠性,尤其是維護和維持物質資源。換句話說,在裝配事物和看管事物之間,SJ型人的興趣顯然在於後者。雖然某些新產品和新程序也許的確符合道德和法製的要求,但是他們仍然會用一種懷疑的眼光來審視它們。因為它們的出現帶來了改變,而對於護衛者而言,他們最難以接受和最不善於應對的就是改變。和其他人一樣,SJ型人明白改變在所難免,他們知道改變是必須的,而有時候人們甚至也會渴望改變的發生;但是,如果改變需要以放棄備用的舊產品以及久經考驗的方式方法為代價,那麼我們就應該堅決地拒絕改變--至少SJ型人是這樣認為的。相比於突如其來的改革,護衛者認為,如果非要改變,緩慢的演變方式似乎更為可取。
    例如,當哈裏·杜魯門成為美國總統後,他並沒有打算沿著弗蘭克林·D·羅斯福--技藝者--的腳印繼續走下去;沒多久,他便終止了前任旨在快速修複和刺激預算的羅斯福新政計劃,逐漸提出了一個他稱之為“公平施政”以促進國家財政收入為主旨的發展計劃。“我要腳踏實地地做事,”杜魯門說,“我不想再看到任何的實驗;美國人民已經經曆了太多的實驗,現在,他們想從實驗中解脫出來。”
    杜魯門自然不是一名普通的護衛者,不過,他在就任總統期間(及其早期的工作經曆:郵政文書、鐵道計時員以及商店店主)所展現的才能清楚地顯示出了護衛者樂於從事任何與物資相關的工作的興趣--管理和保存,協調與維護。

    興趣、實踐和技巧
    技巧可以通過實踐來獲得;沒有實踐就沒有技巧;實踐得越多,技巧就會變得越嫻熟。缺乏實踐的技巧就好比葡萄藤上缺乏養分的葡萄,隻會漸漸枯萎,而隨著實踐經驗的積累,技巧也會變得越來越精湛。從這一方麵來說,神經細胞與肌肉細胞一樣,都需要來自實踐的鍛煉。使用技巧宛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缺乏實踐最終隻會讓你失去技巧,這是自然界不可違背的法則。
    此外,興趣與能力之間也同樣存在一種回饋性的關係。麵對那些讓我們感興趣的事情,我們會不斷地改進工作方法,提高自身的能力,而那些我們所擅長的工作也總是能夠引起我們濃厚的興趣。興趣可以增進技巧,技巧又可以進一步鞏固興趣,而這就好比雞和雞蛋的故事--不知是興趣先增進了技巧,還是技巧先鞏固了興趣。從出生到辭世,護衛者始終都對後勤部署工作保持著濃厚的興趣。在這一興趣的刺激下,通過日常生活中的實踐,他們的後勤技巧日益見長;而隨著後勤技巧的增加,他們對於後勤部署工作的興趣也愈加強烈。於是,他們對於實踐後勤技巧的需求也隨之增加,自然而然,實踐也就成為了能夠精確衡量技巧的惟一方式。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每個人都同時擁有四種不同類型的智能,隻不過,沒有誰可以同時均衡地發展它們而已。哪一種智能實踐得越多,它的開發程度就越高;因此,實踐得最少的那種智能,其開發程度自然最低。對於護衛者而言,沒有任何事可以阻止他們開發和培養後勤智能的決心,因為這是一種本能的行為;於是,久而久之,他們的後勤智能自然遠遠高於戰術和交際智能,而由於缺乏實踐,他們的戰略智能則成為這四種智能當中開發程度最低的一種智能。換言之,一方麵,SJ型人很早便開始操練自己的後勤技巧;而另一方麵,除非有必要,不然SJ型人根本不會有意識地鍛煉自己的戰略技巧。

    當然,由於受到環境的影響,護衛者有時候也會轉而從事那些自己並不感興趣的活動,在經過一番練習(尤其當他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之後,與之相對應的智能也就得到了一定的發展。於是,他們有時也可以像理想主義者(NF型人)那樣老練地與他人交往,或是像技藝者(SP型人)一樣能夠隨時注意到那些有利於自己的戰術機遇,甚至在其蹩腳的戰略規劃技巧當中也小有斬獲,正如“二戰”中的奧瑪·布萊德利將軍。
    後勤角色變體
    雖然所有的護衛者都見長於後勤智能,但是由於其所扮演的後勤角色不同,所以他們之間必然存在著一些細微的差異。從廣義上來說,所有護衛者都對我稱之為“管理者”或“保管者”的工作十分感興趣,而他們之間的差異則體現在四種後勤角色的變體上:監管者(ESTJ型人)、檢查者(ISTJ型人)、供給者(ESFJ型人)以及保護者(ISFJ型人)。所有的SJ型人都可以在這四種特征鮮明的護衛角色中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角色。下圖就為我們展示了SJ型人的四種角色變體,以及每種角色的人最擅長的智能行為。
    後勤管理者
    那些意誌堅定的護衛者總是熱衷於擔負起管理者的職責,也就是說,他們喜歡用嚴謹的標準來管理自己職權範圍內的人員、產品以及工作流程。這種人屬於指導性的護衛者,即管理者,而他們的第一要務就是掌管一切,告訴他人該做什麼。針對這一特點,人們常常會用以下稱謂來稱呼他們:負責人、指揮官、指揮者、主管、執行官以及管理者。
    管理者執行嚴格管理的方式不外乎兩種:作為極具表現力的監管者,或是矜持的檢查者。

    監管者致力於推行標準的操作流程,並且時刻留意下轄人員的行為狀況;與此同時,他們也十分關注約束人們及其行為的各項規則和章程,從而確保人們的一舉一動都符合他所推行的行為標準和操作流程,或是符合因果關係。這些善於表達的監管者會將他們認為正確的行為方式清楚地告知身邊的每一個人;他們的職責就是隨時留意他人的工作,監管他人的行為,監督各項規則的執行情況,同時注意控製工作區域,指導各項操作行為,以及調節糾紛,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確保規則和章程的嚴格執行。
    檢查者與監管者恰恰相反,他們不喜歡拋頭露麵,所以通常會選擇幕後的工作,嚴密關注每一件產品和每一道流程。嚴謹的他們會舉著放大鏡仔細檢查每一件物品--農民種植的農作物,工人生產的商品,公司保存的賬目,進口商的貨物,等等--從而確保每件物品都能夠按照法定的標準,正確地登記、分類和保存。矜持的檢查者擇業的範圍很廣:鑒定員、估價人、審計員、檢驗員、主考官、評估師、裁判員、計量員、勘測員、測試者以及核稱員。所有這些職業都要求從業者能夠隨時保持警醒,從而防止任何違規或不規則的行為和現象出現。
    後勤保管者
    除了嚴謹,有些護衛者還同樣擁有友善的一麵。這些人通常會更傾向於後勤保管者的工作,即後勤支持,其職責就是隨時為自己所掌管的人或物品提供補給和保護。在這一支持性的工作角色當中,保管者的工作重點在於提供有益的資訊而非指導他人。他們的首要職責就是提供各種信息--報告、賬目、記錄,等等。而不到萬不得已,他們是不會發號施令的。和管理者一樣,保管者的工作內容也相當廣泛:任何與積聚、儲蓄、製定預算、收集、存放、收藏、采集、保有、保存、保養、儲備、保留、采購、貯備以及盤點庫存有關的工作,都很適合他們。

    作為一名保管者,護衛者履行職責的方式同樣也有兩種:喜愛表現的供給者,或較為矜持的保護者。
    供給者的職責就是為他人提供生活必需品,為他人服務,同時負責他們的福利待遇,從而使人們在享受充足的供給的同時,也感受到自己作為團隊成員的歸屬感。在我們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中,這一開放的公共性職務幾乎隨處可見:銀行從業者、讚助人、宴會承辦商、裝備供應商、批發商、金融從業者、家具商、酒店業主、旅行用品商、資助者、主辦人……總而言之,任何為我們提供所需任何物資或服務的人都可以被稱為供給者。
    保護者與供給者不同,他們的職責是使他人不受汙物和危險的侵害。這一內斂的私人性工作角色在我們的生活和工作中也很常見:服務員、監護人、照顧者、承包人、防禦者、民政專員、保存者、庇護者、看護、乘務員、看門人,等等。總之,保護者的要務就是負責那些需要保護的人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
    四種後勤角色變體之間的比較
    每一位護衛者都可以勝任這四種角色,隻不過各有側重。畢竟,術業有專攻,能夠身兼數職而表現同樣出色的人還是寥寥無幾的。事實上,護衛者之間的差異恰恰體現在每個人不同的智能結構上。雖然監管者和檢查者同為指導性的管理角色,但是二者的側重不同,前者的目光通常落在人身上,而後者則更多的關注物品和操作流程,因此有的管理者更適合當一名管理人事和程序的監管者,而有的則更擅長檢驗產品和賬目的檢查者工作。同樣的道理,有的保管者可以成為出色的供給者,為他人提供商品和服務--當然,他們也同樣需要保護供給品;而有的則更傾向於成為保護他人不受損失和傷害的保護者--在這裏,“保護”本身也看以被看成是一種供給品。

    護衛者的興趣
    每個人都有自己感興趣的事物,但是並不是所有人的興趣都一樣。此外,興趣的培養也總是與能力的發展保持同步。因此,我們往往會對自己所擅長的事情感興趣,並且總是在那些感興趣的事情上表現出色。護衛者的興趣與理性者截然相反,同時也不同於技藝者和理想主義者。在學校時,護衛者最感興趣的是那些涉及商務應用的課程,至於其他諸如藝術、手工課、人文學科以及自然科學之類的課程,學習這些不過是他們依照學校的要求而做出的被動行為而已。他們會對道德--對和錯--表現出濃厚興趣,不過,他們卻對構建精神力量,或掌握新技藝不太感冒,而有的人甚至會對技術充滿莫名的反感。護衛者喜歡並擅長所有與物質打交道的工作,而那些需要與工具、人事或複雜的係統合作的工作卻常常會令他們頭痛不已。
    熱衷於商業教育
    伴隨著商業的出現,評估和交換商品和服務的需求變得越來越大,於是,社會便應運而生,而基於此,商業自然也就成了護衛者學習的焦點。當然,他們也會學習其他科目,尤其是應用科學、英語、曆史以及教育學科,隻不過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們的學習目的永遠隻有一個:通過掌握商業技巧而獲得實際利益。
    其他類型的人也同樣會學習商業知識,各取所需,技藝者是為了掌握商業遊戲的訣竅;理性者是為了獲得有關經濟和人類工程學的知識,從而更好地了解金融市場這一複雜的體係。(我必須說明的是,理想主義者認為,從個人的角度出發,學習商業知識幾乎沒有任何價值和意義。)然而,在護衛者看來,公司和企業是必不可少的社會機構,它們是人們賴以生存的物質基礎,也是人們養家糊口的保障。所以,在各大商學院以及大學裏與商業有關的院係當中,我們總是能看到眾多護衛者的身影,而通常來說,商業、稅務以及保險法往往是最受他們青睞的三類專業。


    專注於道德
    當他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護衛者可能就已經感到了自己所肩負的道德責任--無論是在家中,還是在學校裏,或是和朋友們在一起時。他們永遠也不可能擺脫這種使命感,哪怕他們自己有心想放棄。從這點上來說,他們與理想主義者倒頗為相似,後者也是在很小的時候就已經擔負起為同伴尋求精神力量的職責,隻不過雖然道德和精神力量都屬於意識範疇,但是二者卻截然不同。道德是一種約束性的思想,人們通過它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和不該做什麼;而精神力量則是一種感受性的思想,人們借助它來了解自我,以及如何與他人相處。因此,一方麵,SJ型人和NF型人都樂於幫助他人,或是改善他人的境況;而另一方麵NF型人旨在培養良好的感受,而SJ型人卻是為了捍衛對與錯。也許正是出於其自身對道德的熱愛,護衛者才會努力地鑽研商業行為中那些正確與錯誤的實踐,並且以擔任管理者或保管者為己任。
    對物質工作的職業興趣
    護衛者喜歡從事那些與物資管理程序有關的工作,即收集、儲存、記錄、測量、分配設備和儲備的工作。事實上,SJ型人在這一領域--以嚴格的操作標準和細致的規範為基礎的職業--的工作能力也的確無人能及。當然,SJ型人也會提出新的想法和主張,隻不過他們的創造力隻有在從事安排和計劃工作時才能淋漓盡致地展現出來。
    字母順序、需求順序、統一的規格和內容,這些概念無一不與護衛者的“標準”相吻合。而也許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會在辦公室及文書工作--記錄、檢查庫存、核實通訊錄、存檔、記賬--當中獲得極大的滿足感。這也就解釋了為何護衛者總能成為出色的行政人員、管理者、工廠或辦公室經理、會計師、銀行家、經紀人和承保人。實際上,許多商界大腕--尤其是在商品、金融和零售業--都是SJ型人。從約翰·D·洛克菲勒到J·保羅·格蒂,從J·P·摩根到E·F·赫頓,從J·C·潘尼到F·W·伍爾沃斯,你也許不相信,但他們真的統統都是護衛者。護衛者的定位


    我們出生並成長於社會之中;在我們的一生當中,我們從來不會,也無法長時間地脫離社會而獨立生活。當然,在麵對危險或遭遇意外和打擊時,我們也許會暫時地失去自己的社會定位。不過,很快,我們又會重新找到各自的定位,並迅速回到自己所傾向的日常社會職能當中。畢竟,人類是地球上社會性最強的一種動物,而我們的各項交際活動最終也將回歸到龐大而複雜的社會當中。我們的所思、所感、所說與所做都將發生在,也必然會發生在現實社會這個大容器當中。人的每一個行為和觀點都取決於他過去的經曆或所采用的視角,而決定其經曆和視角的恰恰正是社會。我們的定位通常取決於某一個角度、某一種傾向性,或某一種立場,一種阿迪克斯所說的我們天生的“人生觀”,或者說“世界觀”。
    護衛者的自我形象
    構成自我形象的要素主要有三個:我們賦予自己的某些品質,我們看待自己的方式,以及他人眼中的“我們”。在我們的自我形象,或者說自我認識當中,有三個特別重要的方麵,它們決定了我們對自己的看法:自豪、自尊以及自信。因此,自我形象其實是一個三角式的概念,三個基礎要素會相互作用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例如,隨著自豪的減少,我相信,我們的自尊和自信也會隨之消減。同樣的道理,當我們重新獲得自尊時,維持自信和自豪就會變得相對更加容易一些。
    不過,不同的人格類型,其自我形象的構成要素也截然不同。由於良好的自我評價往往是決定我們是否快樂的重要因素之一,與此同時,這通常也會對我們的成功產生不可小覷的影響。所以我們完全有理由停下來,認真了解人格的這一重要組成方麵,並對四種人格的自我形象作一比較。

    由此,我們得知,要想做到自我感覺良好,護衛者必須具備可靠、(對他人)有幫助且值得尊敬這三種品質,同時,這三種品質還都必須獲得別人的認可。至於其他品質,例如真實可信、自治,幾乎對護衛者構建良好的自我形象毫無幫助。這三種品質--可靠、有幫助以及值得尊敬--彼此之間也形成了一種三角關係,正如下圖所示。請注意,提升可靠性可以增強幫助性,最終使得值得尊敬的程度也隨之加深,以此類推。不過,無論這三種品質之間的關係如何,它們都對決定自我認識具有相當重要的作用,因此,我們絕對應該細致地分析和學習每一項品質。
    護衛者的價值觀
    不同的人所珍惜的事物--即我們所說的價值觀--也有所不同,而在所有性格特征當中,價值觀也是體現各種氣質之間差異最明顯的特征之一。不同氣質的人,其青睞的心情、信賴的對象,以及渴望得到的東西都不同,他們珍視的品質也不一樣。當然,他們的追求和抱負更是不可能同日而語。當人們開始認識這四種氣質模式的時候,他們首先注意到的往往都是雙方在價值觀上的反差。因為,相對於其他特征,例如,自我形象或是智能形式,觀察和識別價值觀通常會顯得容易一些。
    本性多慮
    絕大多數時間裏,護衛者通常都顯得有些多慮。他們關心自己的家庭、工作以及家人,甚至鄰裏。他們常常會為了自己的職責、工作、健康,以及財務狀況而焦慮,並經常會為了穿戴和守時問題而憂心忡忡。無論是驚天動地的大事--例如犯罪和處罰,學校裏的行為標準,社會公德,還是雞毛蒜皮的日常小事--例如洗盤子,給玫瑰花除蟲,乃至油箱內汽油所能行駛的公裏數,都是他們關心的問題。當然,每個人都會有自己關心的事情,隻不過,其他人的關心範圍不會像護衛者這樣廣闊,其程度也遠遠不及他們。用“憂國憂民”來形容護衛者,簡直是再合適不過了。

    這種對任何事情都殫精竭慮的心態使得護衛者很容易受到消極情緒的影響,從這一點來說,他們很像蓋倫所描繪的憂鬱的“黑膽汁型人”。簡而言之,SJ型人十分關心社會的發展走向,隻不過,絕大多數時候,他們的關心似乎顯得有些杞人憂天,尤其是在麵對他們所愛的人時。對許多SJ型人而言,社會似乎從未停止衰落的腳步,道德和風俗早已不像過去那樣單純而質樸,而人們似乎也不再像從前那樣對它們充滿敬意。這個世界究竟要走向何處?即使是最快樂的SJ型人,隻要一想到這些陰暗的問題,也會不由自主地蹙起眉頭,開始為身邊的一切感到焦慮不安。
    實際上,SJ型人通常都具備很強的幽默感,因此他們的身邊總是不乏朋友相伴,而他們也往往過著一種充實而愜意的社會生活。隻不過,即使是舉辦一次晚會,護衛者也總是能發現一些令人擔憂的事情。托爾金就曾在他的故事裏塑造過一個好客的霍比特人比爾勃·巴金斯。他喜歡邀請朋友來喝下午茶,卻總是為邀請、招待朋友和準備食物而感到煩惱。
    他喜歡有朋友來訪,可是他希望朋友們能夠在來訪前事先通知他,所以,他更喜歡主動地邀請他們。他的腦海裏會突然蹦出一些可怕的想法:蛋糕可能會不夠,接著,他……一溜煙跑進酒窖,將一個一品脫的啤酒杯裝得滿滿的,然後又跑到食品儲藏室,拿出兩個漂亮的圓形種子餅--他下午剛剛烤好準備用做晚餐後的甜點。作為主人,他很清楚自己的職責,並且忠於職守,哪怕再辛苦他也絕不會讓客人覺得受到了怠慢。

    信賴權威
    護衛者信賴權威。他們相信權威的階級係統--從上至下的規則和製度。他們認為,人與人之間就應該有上級和下級之分;社會成員在社區、學校、教堂,以及公司和家庭當中的一舉一動,都應該接受那些擁有最高權威的人們的管理和監督。在教育和醫療領域,SJ型人對權威人士的信賴更是有增無減--毋庸置疑,“醫生最清楚一切”。此外,SJ型人還會對宗教和國家的首領教皇和大主教,總統和總理,表示出一種絕對服從的信任感。他們似乎對任何形式的王權都充滿無與倫比的信賴和忠誠。許多SJ型人都相信,一種更加崇高的權威一直在監督我們的言行舉止。“對於那些無視秩序和權利規則的國家,上帝永遠不會露出善意的微笑,因為製定這一永恒規則的正是上帝。”美國的締造者喬治·華盛頓如是說。
    護衛者對權威的絕對信任早在其年幼時就已經清楚地顯現出來了。在一個剛剛組成的幼兒園班級裏,你會看到有近一半的五歲大的孩子會認真地聆聽老師的教誨,嚴格遵照老師的要求做他們“應該做”的事情。剩下的那一半孩子(大多數是SP型人)則會像小狗一樣嬉戲打鬧,快樂無憂地玩耍。至於少數的NF型人和NT型人,他們的自我意識似乎更加強烈。他們往往沉浸在自己的思考當中,通常不會受到周圍混亂情況的影響。順便說一句,在小學和初中,通常來說,大約三分之二,或者更多,四分之三的老師都是護衛者。對許多SJ型人而言,選擇這樣的職業的確是明智之舉。畢竟,按照規定,傳統的學校教育不僅旨在傳授學生一些基本的書本知識和實際的動手技巧,而且還會向下一代灌輸遵守秩序和尊敬權威的思想。
    護衛者往往會被社會保護者的角色所吸引,時刻保持警惕,提防生活中的不安全因素,尋找防禦之法,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從而防止損失、失敗和失望的打擊,同時對抗人性當中那些被他們認為是不負責任的思想。綜上所述,我們不妨把護衛者看成是安全尋求型人格。在這樣一個充滿了危險且動蕩不安的社會裏,能夠擁有一群如此關注安全問題的守護者,這的確是一件令人感到高興的事情。“事行穩健,勝過事後遺憾。”SJ型人常常會這樣說和做。

    珍視感恩
    護衛者更加珍視他人對自己的付出所表現出的感激之情。如果其他人把他們的服務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毫無感恩之意,這通常會讓護衛者感到有些尷尬,甚至心煩意亂。隻不過,他們從來不會向他人說起自己的這一煩惱。事實上,再也沒有比護衛者更值得我們感激的人了。他們總是無私且盡心盡力地守護著身邊的每一個人,每一件事,從未有過絲毫的懈怠。然而,在所有人當中,他們也是最不善於要求他人表達感謝的人。這大概是因為他們是所有人當中最早轉換自身職能角色的人--從接受照顧的孩子到提供保護的父母。在他們看來,父母的職責遠比“父母”這一帶有感激意味的稱謂本身更加重要。
    他們對個人職責的關注很自然會衍生出這樣一種結果:他們幫助他人,經常做一些費力不討好的工作,打掃衛生,清洗衣物,做記錄以及所有那些與後勤需求相關的常規性且繁重的,可同時往往也十分關鍵的工作。試想一下,就在一家人開心地享受為期兩周的家庭假期時,如果沒有人定期檢查車裏的汽油和機油,那會發生什麼樣的事?這都是一些十分重要的日常工作。然而這些工作的本質卻決定了它們常常會被人們所忽視,而最後的結果就是,完成這些工作的護衛者也許並不會(絕大多數情況下都不會)因此而得到他人的感謝。事實上,隻有當這些工作沒有完成時,人們才會注意到它們的存在。最終,護衛者很可能會憤憤不平地抗議:長期以來,他或她一直都在辛勤地工作,而他們的付出卻從未引起過任何人的注意。“畢竟是我完成了工作,而我惟一想得到的就是你們的感謝。”這樣的抗議的確很有必要。因為那些接受幫助的人,往往會忘記感謝幫助過他們的護衛者。

    護衛者所扮演的社會角色
    世上有兩種社會角色,一種是由我們在自身所處的社會環境中所發揮的作用來決定,另一種則是通過我們自己的爭取而得到的。在處理各項社會事務的過程當中,我們必須擔負起一種職責,或者說,扮演一種角色。麵對父母,我們扮演的是子女的角色;麵對一奶同胞,我們扮演的是兄弟姐妹的角色,麵對家族中的其他成員,我們需要扮演的則是親戚的角色。此外,我們也可以選擇在婚姻中扮演配偶的角色;對孩子承擔起父母的職責;而在公司裏,我們既可以是上司,也可以是下屬;生活中,我們可以是別人的朋友,等等。生活於社會當中的我們不可避免地需要與他人進行交際,所以無論是被動地接受,抑或是主動地爭取,我們除了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外別無選擇。
    從人格學的角度來說,有三種社會職能顯得格外重要:配偶、父母和領導。不同氣質的人會在麵對這三種職能時表現出許多重要的差異。也就是說,他們的擇偶,養育子女以及作為領導的方式,會對他們的伴侶、子女以及同伴產生重大的影響。下圖就為我們展示出了不同類型的人在履行這三種社會職能時所采取的不同態度或方式。
    護衛者的擇偶方式與其他三種人有著巨大的差異:一方將其當成是合作夥伴,而另一方則分別將其當成是玩伴、心靈伴侶以及思想伴侶。了解這些不同的社會角色需要深入細致的學習和研究,因此,關於擇偶和婚姻的話題我將會在第七章中詳細談到。
    作為父母,護衛者會極力敦促孩子參與社會交際,從這一點來說,他們與提倡釋放自我的技藝者父母、促進和諧的理想主義者父母以及賦予孩子獨特個性的理性者父母顯然不可同日而語。與此同時,護衛者以穩定著稱,其擔任領導的方式也遠遠不同於其他三種氣質的人:談判(技藝者)、催化(理想主義者),以及預想(理性者)。不過,通過護衛者扮演這些社會角色時所表現出來的一些特征,我們至少可以大致了解他們究竟是如何來履行這些社會職能的。

    合作夥伴
    在擔任配偶角色時,護衛者會把自己當成是對方的合作夥伴,隨時準備捋起袖子,和他/她一起構建舒適、穩定的家庭生活。SJ型人通常都會絕對忠於自己的配偶。他們覺得,當配偶陷入困境時,自己有義務與他們並肩作戰,幫助他們走出困境,重新振作。因此,在兩性關係當中,護衛者比其他類型的人更樂於幫助配偶解決麻煩。不要忘記,SJ型人的自豪就是建立在幫助他人的基礎上的。所以,作為一名合格的配偶,他們必須向配偶伸出援手,而事實上,他們也非常樂意這樣做。當然,其他類型的人通常也會希望自己能夠對配偶有所幫助,隻不過他們絕不會像護衛者這樣,以一種極其嚴肅認真的態度來對待這一問題。
    鼓勵交際的父母
    作為父母,護衛者通常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彬彬有禮,適應所處的文化環境,同時支持和配合社會的發展,總而言之就是“使其社會化”。在父母的熏陶下,護衛者的孩子會變得越來越能幹,無論是在家中、學校、教堂,還是在童子軍、其他社會活動以及家庭聚會當中,他們都會盡可能地幫助他人。SJ型父母對子女的最大期望就是希望他們能夠順利地適應社會,並且從各個方麵促進社會的發展。護衛者家長對這一“社會化”工程的關注程度顯然遠遠超過了其他類型的家長們。畢竟,這並不是他們所關注的焦點。他們真正關心的是鼓勵孩子勇於冒險(技藝者),培養積極的自我形象(理想主義者),或是增強其獨立性(理性者)。

    穩定型的領導者
    在護衛者看來,細致周全的管理部署是施展領導才能的首要前提:應該做什麼,怎樣做,以及派誰去做。這就意味著,每間機構或每個項目都需要有一些計劃、章程以及標準的操作流程,從而使得雇員們能夠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職責。每當有需要時,他們都願意並且能夠隨時隨地投入到工作當中。如果沒有,那麼,SJ型的領導者必定會建立一套細致的規則,並且讓每個人都銘記於心,從而確保即使是那些獨行俠或異教徒式的下屬(這些人往往無視規則的存在而我行我素)也會服從他的領導。也許,某些個人主義者通過其獨特的操作方式可以取得更好的效果,可即便如此,護衛者型的領導者也一樣可以找出理由,對他們的這種創新提出質疑。在他們看來,這種創新很可能會損害和幹擾正常工作程序的穩定性,此外,它們還有可能會擾亂其他同伴的工作情緒。製訂規則和章程是為了所有人的利益,因此,所有人都必須遵守,不然,混亂而令人不滿的局麵就會隨之出現。在護衛者看來,如果領導者無法通過標準化的操作使企業保持穩定,那麼,等待他的極有可能是一個事倍功半的結果。
    xinbo(ENTJ) 發表於 2016-08-08 修改回複喜歡(0)
    • 曉暢(ISTJ)2013-11-17
      [微笑]
      刪除回複@TA
    • 心理成長2012-03-08
      凱爾西氣質類型測試



      圍繞柏拉圖的護衛者所展開的觀點,盡管其名稱可能有所不同,但是它們卻都有一個共同點:其所描繪的這種性格類型會使用具體的語言進行交流,同時會以合作的方式來實現自己的目標。具體的語言使用方法加合作式的工具使用原則是構成SJ型人那獨一無二的人格的兩大基礎要素。與此同時,這兩個要素的獨特組合方式也將它與其他三種人格清楚無誤地區分開來。也正是因為如此,我把他們稱為“具體的合作者”。

      具體的語言使用方法

      和SP型人一樣,SJ型人談論的大多數話題都與自己在客觀世界中所看到的具體事物有關。他們也許會出於禮貌,耐心地聆聽有關理論或假想的談話,隻不過,他們決不會做出任何回應,並且很快就會將話題轉到那些更加具體的、可以被感知的事物上。例如:商品和服務,食品和服飾,貸方與借方,價格與薪水,失與得,交通和娛樂,天氣和住所,事故與災難,窮與富,聞名遐邇與聲名狼藉,收音機、電視,以及電影。當然,他們也願意討論抽象的事物,隻不過由於缺乏興趣,他們很可能會在不知不覺中將談話重新轉移到那些具體的話題上。



      護衛者的話語十分連貫,並且常常會引發自己以及聽者的聯想。也就是說,他們會從一個話題聯想到另一個與之有確切關係的話題,而不像理性者和理想主義者那樣通過演繹或歸納引出另一個話題。當護衛者想到某事的時候,無論它們距離此時的話題有多遠,或者說根本毫無關係,他們也會毫不猶豫地將它們說出來,而這通常也會讓他人聯想起其他某些相關的事情,並在護衛者的提醒下說出來。於是,談話就便可以像多米諾骨牌一樣,借助聯想效應,隨著話題的延伸而繼續,而不必借助上一個話題的暗示或推論才能得到下一個話題。如此一來,每個人都有機會借談論自己生活中的事情參與到談話中來。所以這種談話方式可以讓每一位談話者都能感受到談話的樂趣,而不像有的談話那樣,緊緊圍繞某一個單獨的話題而展開,從而使很多人失去了發言的機會,或是讓事情的討論因為流於表麵而無法得出定論。SJ型人最擅長此類小型的談話,而與其相反的NT型人則恰恰最不善於此道。於是,SJ型人便自無旁貸地擔負起了領航員的職責,而NT型人則隻能尾隨其後。

      對於自己感興趣的話題,護衛者會積累大量的事實資料,從而使得自己可以在談話時侃侃而談,自由地聯想。他們可以記住大量的事實信息:人們的名字和生日,朋友的父母及孩子的姓名,這些孩子們在學校的表現情況,親戚的朋友,誰得到了什麼樣的工作,最近有那些人出生,又有那些人去世(什麼時候,因為什麼原因),各種日期和時間,家人的住址,以及社會上或小區裏發生的大事,等等。總而言之,任何一條細微的信息都可以輕易地喚起他們對另一件事的回憶。



      通常來說,這些信息都是具體的,要麼是關於某些特殊的人或產品,要麼就是與特定的時間、地點、具體的價值比較(這個比那個要好)和數量(多少,夠不夠)有關。正是因為有了這些平時的積累,護衛者才能在有需要時輕鬆地聯想和使用這些信息,而這正是為何護衛者可以在談話時做到遊刃有餘,而其他三種人卻往往很難做到的原因。

      除了易於聯想和比較,正統也是護衛者語言的一大特色。說話時,SJ型人總是格外謹慎,盡可能避免使用那些裝腔作勢或不切實際的語言。所以,在語言的選擇上,他們會傾向於較為傳統的詞彙與表達方式,並且常常會“引經據典”,說出一些古語、諺語和警句(尤其是在談論價值和數量時)。例如,“省一文就是賺一文”,“小洞不補,大洞吃苦”,“一粒老鼠屎打壞一鍋湯”,以及“富則奢,窮則餓”,等等。此外,護衛者還常常會使用一些帶有濃鬱家鄉特色的話語。例如,在農村長大的哈裏·杜魯門就常常把自己當成是個鄉下孩子,而他的談吐當中也經常會流露出濃重的鄉土氣息。1945年,弗蘭克林·羅斯福在自己的辦公室裏與世長辭。這時,杜魯門突然意識到自己已經成為了美國總統,此後,他對記者說,他感到“一大捆幹草”重重地落在了自己身上。曆史已經證明,精力充沛的杜魯門完全能夠勝任總統一職。事實上,巨大的職責壓力不僅沒有壓垮他,反而成了他汲取旺盛活力的源泉。他用一種典型的護衛者的方式表達了內心的滿足感。他承認,總統“是一項夜以繼日的工作”,不過,這種“輾轉於你我以及門柱之間的工作卻的確讓他愛不釋手”。

      除此以外,護衛者的話語中還常常充滿了告誡之意。SJ型人會傾向於警告他人注意任何可能的危險--無論危險傷害的是他們,還是其他人,“小心,不要傷到自己。”他們也會提醒他人,違反道德原則同樣會帶來危險--“這樣做不對。”當他人對自己的警告置之不理時,護衛者往往會斥責或指責那些不守規矩的人。相對而言,其他類型的人這樣做的可能性要小得多,因為循規蹈矩的他們不會讓任何人過多地偏離正軌。



      在說話時,護衛者通常會避免使用手勢。不過,每當受到鼓舞,他們便會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搖晃的食指表示警告。此外,舉起的拳頭也同樣意味著警告--不是SP型人那種緊握的強有力的拳頭,而是四指並攏、彎曲,同時將拇指靠在食指上的鬆散的拳頭,就好像騎馬時手握韁繩的動作。在所有手勢當中,SJ型人最常用的是一種切菜式的手勢:雙手或單手快速地向下揮動,就像切菜一樣。而他們通常借此來強調自己的觀點,或是中斷進一步的討論。杜魯門在總結其任職期間的總統責任時,也用到了這一手勢:“責任到此為止。”

      合作式的工具使用原則

      文明伴隨著一座座城市的建立而形成,而城市則是由各種各樣的工具彙集而成。街道、人行道、建築物以及各種交通工具都是工具,而存在於這些建築物,以及街道和運輸當中的數以千萬計的設備、器械以及機器也統統都屬於工具的範疇。現在,但凡有工具的地方,就一定存在操縱工具的使用規則。對此,我們要麼服從於這些規則,與之合作,要麼就依照自己的方式去使用它們;至於SJ型人,他們自然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前者。例如,SJ型人認為,即使馬路的左側空無一車,我們也仍然應當在路的右側行車;紅燈亮時,即使對麵的路上沒有車,也一樣需要停車等候;拐彎時,哪怕周圍並沒有任何人或車,我們也仍然應該打轉彎燈予以告知。當我們逐漸接近這些規則的時候,我們的腦海裏可能會冒出諸如合作、順從、遵守、服從之類的思想,隻不過,隻有護衛者的意識才會幾乎完全被它們所占領。



      事實上,護衛者會將技藝者那實用至上的行事風格--為了完成工作而不擇手段--當作是反社會或不負責任的做法。在他們的管轄下,沒有人能夠僅僅為了獲得樂趣或加速事情的進程而無視規則的存在。忽視規則也許暫時有助於事情的進展,但是從長遠利益來看,這卻是一條通向毀滅的不歸路。相對而言,合作就顯得安全多了。而一旦選擇合作,那就意味著人們必須放棄自私的想法,與他人一同工作,雙方始終保持步調一致,從而確保長時間的合作;不然,一切必將陷入混亂。在護衛者看來,我們就應該與他人合作,為了實現一個共同的目標而努力,最終,在紀律和團隊協作的指引下,我們終將到達終點。

      一直以來,護衛者都在努力製定和推行各項指導人類行為的法則。他們堅信,隻有通過建立和遵守各項原則和規章製度,我們才有希望能夠維持文明的秩序,從而保衛自己的家園、社會以及事業。對於其他類型的人而言,盡管他們也許會因為有人維持秩序而心存感激,可是他們自己對此--無論是製定規則,還是推行規則--卻毫無興趣可言,所以他們自然也就十分樂意將這件“苦差事”交給時刻保持警醒的護衛者。在邁爾斯的體係當中,SP型人,NT型人,甚至於NF型人都對任由SJ型人掌管這一領域的做法深表滿意。幸運的是,絕大多數的護衛者都十分樂於承擔這項指揮性的職責。因此,在了解這一切之後,我們完全能夠以一種平和的心態接受這一事實:將近半數的美國總統都是護衛者,而大多數的美國軍方高級將領以及公司的首席執行官也都有可能是護衛者。



      不過,除了白宮、五角大樓,或董事會這些高端場所,護衛者還可以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隨時隨地操練其指揮才能:他們可以成為大學和社區的管理委員會成員,製定規章製度;也可以服務於政府監管部門和公眾監督機構,監查他人的行為;或是效力於擁有行政許可權的國家機關和產業標準製定委員會,授予許可或頒布行業標準。此外,SJ型人也會為自己能夠成為大陪審團和各種紀律監察機構的一員而深感驕傲。至於諸如警察、海關關員、司法官、檢控官以及法官之類的工作,自然更是他們夢寐以求的理想職業,而事實上護衛者也完全具備勝任這些工作的資質。在四種類型人當中,技藝者那高超的藝術鑒賞力的確無人能及。然而,有些護衛者的感知力,其敏銳程度也絲毫不亞於技藝者,隻不過他們觀察和鑒別的對象是規則而不是藝術品。SJ型人知道每條規則所代表的意義,也很清楚哪些方麵需要規則的約束;即使是那些最細微的叛逆痕跡,最輕微的越軌或背叛行為,也都逃不過他們那雙極其敏銳的耳朵和眼睛。

      護衛者相信規則,卻更加相信規則乃社會之本。SJ型人堅信,維護法製的權威是約束行為和解決問題的惟一方法。實際上,在護衛者看來,存在於每個社區和機構當中的無數原則、規章製度、法規、條例、法令以及章程就是維護社會秩序的最佳保障。

      此外,在個人財產方麵,護衛者認為隻有經官方許可的不動產所有權才是有效的。因此,他們自然是無法認同SP型人那“現實占有,十訴九勝”--即實際擁有財產的人即被視為財產的所有者--的觀點。相反,對於SJ型人而言,法律才是評判所有權的惟一有效的標準。在SJ型人列出的不良行為清單上,非法占有--包括額外的收益--名列前茅;而另一方麵,他們認為合法的所有權應當得到所有人的尊敬。事實上,如果我們能夠明白規則是護衛者執行一切行動的基礎--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應該擁有什麼以及不該擁有什麼--我們就可以更進一步地了解他們了。

      在護衛者看來,相信並依賴法製似乎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而這一信念也早已滲透到他們的骨子裏,成為他們身體的一部分。



      後勤智能

      技藝者對各種藝術品的鑒賞力是毋庸置疑的,可是,護衛者卻對並不感興趣,他們關心的是如何保持事物的可靠性,尤其是維護和維持物質資源。換句話說,在裝配事物和看管事物之間,SJ型人的興趣顯然在於後者。雖然某些新產品和新程序也許的確符合道德和法製的要求,但是他們仍然會用一種懷疑的眼光來審視它們。因為它們的出現帶來了改變,而對於護衛者而言,他們最難以接受和最不善於應對的就是改變。和其他人一樣,SJ型人明白改變在所難免,他們知道改變是必須的,而有時候人們甚至也會渴望改變的發生;但是,如果改變需要以放棄備用的舊產品以及久經考驗的方式方法為代價,那麼我們就應該堅決地拒絕改變--至少SJ型人是這樣認為的。相比於突如其來的改革,護衛者認為,如果非要改變,緩慢的演變方式似乎更為可取。

      例如,當哈裏·杜魯門成為美國總統後,他並沒有打算沿著弗蘭克林·D·羅斯福--技藝者--的腳印繼續走下去;沒多久,他便終止了前任旨在快速修複和刺激預算的羅斯福新政計劃,逐漸提出了一個他稱之為“公平施政”以促進國家財政收入為主旨的發展計劃。“我要腳踏實地地做事,”杜魯門說,“我不想再看到任何的實驗;美國人民已經經曆了太多的實驗,現在,他們想從實驗中解脫出來。”

      杜魯門自然不是一名普通的護衛者,不過,他在就任總統期間(及其早期的工作經曆:郵政文書、鐵道計時員以及商店店主)所展現的才能清楚地顯示出了護衛者樂於從事任何與物資相關的工作的興趣--管理和保存,協調與維護。



      興趣、實踐和技巧

      技巧可以通過實踐來獲得;沒有實踐就沒有技巧;實踐得越多,技巧就會變得越嫻熟。缺乏實踐的技巧就好比葡萄藤上缺乏養分的葡萄,隻會漸漸枯萎,而隨著實踐經驗的積累,技巧也會變得越來越精湛。從這一方麵來說,神經細胞與肌肉細胞一樣,都需要來自實踐的鍛煉。使用技巧宛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缺乏實踐最終隻會讓你失去技巧,這是自然界不可違背的法則。

      此外,興趣與能力之間也同樣存在一種回饋性的關係。麵對那些讓我們感興趣的事情,我們會不斷地改進工作方法,提高自身的能力,而那些我們所擅長的工作也總是能夠引起我們濃厚的興趣。興趣可以增進技巧,技巧又可以進一步鞏固興趣,而這就好比雞和雞蛋的故事--不知是興趣先增進了技巧,還是技巧先鞏固了興趣。從出生到辭世,護衛者始終都對後勤部署工作保持著濃厚的興趣。在這一興趣的刺激下,通過日常生活中的實踐,他們的後勤技巧日益見長;而隨著後勤技巧的增加,他們對於後勤部署工作的興趣也愈加強烈。於是,他們對於實踐後勤技巧的需求也隨之增加,自然而然,實踐也就成為了能夠精確衡量技巧的惟一方式。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每個人都同時擁有四種不同類型的智能,隻不過,沒有誰可以同時均衡地發展它們而已。哪一種智能實踐得越多,它的開發程度就越高;因此,實踐得最少的那種智能,其開發程度自然最低。對於護衛者而言,沒有任何事可以阻止他們開發和培養後勤智能的決心,因為這是一種本能的行為;於是,久而久之,他們的後勤智能自然遠遠高於戰術和交際智能,而由於缺乏實踐,他們的戰略智能則成為這四種智能當中開發程度最低的一種智能。換言之,一方麵,SJ型人很早便開始操練自己的後勤技巧;而另一方麵,除非有必要,不然SJ型人根本不會有意識地鍛煉自己的戰略技巧。



      當然,由於受到環境的影響,護衛者有時候也會轉而從事那些自己並不感興趣的活動,在經過一番練習(尤其當他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之後,與之相對應的智能也就得到了一定的發展。於是,他們有時也可以像理想主義者(NF型人)那樣老練地與他人交往,或是像技藝者(SP型人)一樣能夠隨時注意到那些有利於自己的戰術機遇,甚至在其蹩腳的戰略規劃技巧當中也小有斬獲,正如“二戰”中的奧瑪·布萊德利將軍。

      後勤角色變體

      雖然所有的護衛者都見長於後勤智能,但是由於其所扮演的後勤角色不同,所以他們之間必然存在著一些細微的差異。從廣義上來說,所有護衛者都對我稱之為“管理者”或“保管者”的工作十分感興趣,而他們之間的差異則體現在四種後勤角色的變體上:監管者(ESTJ型人)、檢查者(ISTJ型人)、供給者(ESFJ型人)以及保護者(ISFJ型人)。所有的SJ型人都可以在這四種特征鮮明的護衛角色中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角色。下圖就為我們展示了SJ型人的四種角色變體,以及每種角色的人最擅長的智能行為。

      後勤管理者

      那些意誌堅定的護衛者總是熱衷於擔負起管理者的職責,也就是說,他們喜歡用嚴謹的標準來管理自己職權範圍內的人員、產品以及工作流程。這種人屬於指導性的護衛者,即管理者,而他們的第一要務就是掌管一切,告訴他人該做什麼。針對這一特點,人們常常會用以下稱謂來稱呼他們:負責人、指揮官、指揮者、主管、執行官以及管理者。

      管理者執行嚴格管理的方式不外乎兩種:作為極具表現力的監管者,或是矜持的檢查者。



      監管者致力於推行標準的操作流程,並且時刻留意下轄人員的行為狀況;與此同時,他們也十分關注約束人們及其行為的各項規則和章程,從而確保人們的一舉一動都符合他所推行的行為標準和操作流程,或是符合因果關係。這些善於表達的監管者會將他們認為正確的行為方式清楚地告知身邊的每一個人;他們的職責就是隨時留意他人的工作,監管他人的行為,監督各項規則的執行情況,同時注意控製工作區域,指導各項操作行為,以及調節糾紛,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確保規則和章程的嚴格執行。

      檢查者與監管者恰恰相反,他們不喜歡拋頭露麵,所以通常會選擇幕後的工作,嚴密關注每一件產品和每一道流程。嚴謹的他們會舉著放大鏡仔細檢查每一件物品--農民種植的農作物,工人生產的商品,公司保存的賬目,進口商的貨物,等等--從而確保每件物品都能夠按照法定的標準,正確地登記、分類和保存。矜持的檢查者擇業的範圍很廣:鑒定員、估價人、審計員、檢驗員、主考官、評估師、裁判員、計量員、勘測員、測試者以及核稱員。所有這些職業都要求從業者能夠隨時保持警醒,從而防止任何違規或不規則的行為和現象出現。

      後勤保管者

      除了嚴謹,有些護衛者還同樣擁有友善的一麵。這些人通常會更傾向於後勤保管者的工作,即後勤支持,其職責就是隨時為自己所掌管的人或物品提供補給和保護。在這一支持性的工作角色當中,保管者的工作重點在於提供有益的資訊而非指導他人。他們的首要職責就是提供各種信息--報告、賬目、記錄,等等。而不到萬不得已,他們是不會發號施令的。和管理者一樣,保管者的工作內容也相當廣泛:任何與積聚、儲蓄、製定預算、收集、存放、收藏、采集、保有、保存、保養、儲備、保留、采購、貯備以及盤點庫存有關的工作,都很適合他們。



      作為一名保管者,護衛者履行職責的方式同樣也有兩種:喜愛表現的供給者,或較為矜持的保護者。

      供給者的職責就是為他人提供生活必需品,為他人服務,同時負責他們的福利待遇,從而使人們在享受充足的供給的同時,也感受到自己作為團隊成員的歸屬感。在我們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中,這一開放的公共性職務幾乎隨處可見:銀行從業者、讚助人、宴會承辦商、裝備供應商、批發商、金融從業者、家具商、酒店業主、旅行用品商、資助者、主辦人……總而言之,任何為我們提供所需任何物資或服務的人都可以被稱為供給者。

      保護者與供給者不同,他們的職責是使他人不受汙物和危險的侵害。這一內斂的私人性工作角色在我們的生活和工作中也很常見:服務員、監護人、照顧者、承包人、防禦者、民政專員、保存者、庇護者、看護、乘務員、看門人,等等。總之,保護者的要務就是負責那些需要保護的人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

      四種後勤角色變體之間的比較

      每一位護衛者都可以勝任這四種角色,隻不過各有側重。畢竟,術業有專攻,能夠身兼數職而表現同樣出色的人還是寥寥無幾的。事實上,護衛者之間的差異恰恰體現在每個人不同的智能結構上。雖然監管者和檢查者同為指導性的管理角色,但是二者的側重不同,前者的目光通常落在人身上,而後者則更多的關注物品和操作流程,因此有的管理者更適合當一名管理人事和程序的監管者,而有的則更擅長檢驗產品和賬目的檢查者工作。同樣的道理,有的保管者可以成為出色的供給者,為他人提供商品和服務--當然,他們也同樣需要保護供給品;而有的則更傾向於成為保護他人不受損失和傷害的保護者--在這裏,“保護”本身也看以被看成是一種供給品。



      護衛者的興趣

      每個人都有自己感興趣的事物,但是並不是所有人的興趣都一樣。此外,興趣的培養也總是與能力的發展保持同步。因此,我們往往會對自己所擅長的事情感興趣,並且總是在那些感興趣的事情上表現出色。護衛者的興趣與理性者截然相反,同時也不同於技藝者和理想主義者。在學校時,護衛者最感興趣的是那些涉及商務應用的課程,至於其他諸如藝術、手工課、人文學科以及自然科學之類的課程,學習這些不過是他們依照學校的要求而做出的被動行為而已。他們會對道德--對和錯--表現出濃厚興趣,不過,他們卻對構建精神力量,或掌握新技藝不太感冒,而有的人甚至會對技術充滿莫名的反感。護衛者喜歡並擅長所有與物質打交道的工作,而那些需要與工具、人事或複雜的係統合作的工作卻常常會令他們頭痛不已。

      熱衷於商業教育

      伴隨著商業的出現,評估和交換商品和服務的需求變得越來越大,於是,社會便應運而生,而基於此,商業自然也就成了護衛者學習的焦點。當然,他們也會學習其他科目,尤其是應用科學、英語、曆史以及教育學科,隻不過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們的學習目的永遠隻有一個:通過掌握商業技巧而獲得實際利益。

      其他類型的人也同樣會學習商業知識,各取所需,技藝者是為了掌握商業遊戲的訣竅;理性者是為了獲得有關經濟和人類工程學的知識,從而更好地了解金融市場這一複雜的體係。(我必須說明的是,理想主義者認為,從個人的角度出發,學習商業知識幾乎沒有任何價值和意義。)然而,在護衛者看來,公司和企業是必不可少的社會機構,它們是人們賴以生存的物質基礎,也是人們養家糊口的保障。所以,在各大商學院以及大學裏與商業有關的院係當中,我們總是能看到眾多護衛者的身影,而通常來說,商業、稅務以及保險法往往是最受他們青睞的三類專業。





      專注於道德

      當他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護衛者可能就已經感到了自己所肩負的道德責任--無論是在家中,還是在學校裏,或是和朋友們在一起時。他們永遠也不可能擺脫這種使命感,哪怕他們自己有心想放棄。從這點上來說,他們與理想主義者倒頗為相似,後者也是在很小的時候就已經擔負起為同伴尋求精神力量的職責,隻不過雖然道德和精神力量都屬於意識範疇,但是二者卻截然不同。道德是一種約束性的思想,人們通過它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和不該做什麼;而精神力量則是一種感受性的思想,人們借助它來了解自我,以及如何與他人相處。因此,一方麵,SJ型人和NF型人都樂於幫助他人,或是改善他人的境況;而另一方麵NF型人旨在培養良好的感受,而SJ型人卻是為了捍衛對與錯。也許正是出於其自身對道德的熱愛,護衛者才會努力地鑽研商業行為中那些正確與錯誤的實踐,並且以擔任管理者或保管者為己任。

      對物質工作的職業興趣

      護衛者喜歡從事那些與物資管理程序有關的工作,即收集、儲存、記錄、測量、分配設備和儲備的工作。事實上,SJ型人在這一領域--以嚴格的操作標準和細致的規範為基礎的職業--的工作能力也的確無人能及。當然,SJ型人也會提出新的想法和主張,隻不過他們的創造力隻有在從事安排和計劃工作時才能淋漓盡致地展現出來。

      字母順序、需求順序、統一的規格和內容,這些概念無一不與護衛者的“標準”相吻合。而也許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會在辦公室及文書工作--記錄、檢查庫存、核實通訊錄、存檔、記賬--當中獲得極大的滿足感。這也就解釋了為何護衛者總能成為出色的行政人員、管理者、工廠或辦公室經理、會計師、銀行家、經紀人和承保人。實際上,許多商界大腕--尤其是在商品、金融和零售業--都是SJ型人。從約翰·D·洛克菲勒到J·保羅·格蒂,從J·P·摩根到E·F·赫頓,從J·C·潘尼到F·W·伍爾沃斯,你也許不相信,但他們真的統統都是護衛者。護衛者的定位





      我們出生並成長於社會之中;在我們的一生當中,我們從來不會,也無法長時間地脫離社會而獨立生活。當然,在麵對危險或遭遇意外和打擊時,我們也許會暫時地失去自己的社會定位。不過,很快,我們又會重新找到各自的定位,並迅速回到自己所傾向的日常社會職能當中。畢竟,人類是地球上社會性最強的一種動物,而我們的各項交際活動最終也將回歸到龐大而複雜的社會當中。我們的所思、所感、所說與所做都將發生在,也必然會發生在現實社會這個大容器當中。人的每一個行為和觀點都取決於他過去的經曆或所采用的視角,而決定其經曆和視角的恰恰正是社會。我們的定位通常取決於某一個角度、某一種傾向性,或某一種立場,一種阿迪克斯所說的我們天生的“人生觀”,或者說“世界觀”。

      護衛者的自我形象

      構成自我形象的要素主要有三個:我們賦予自己的某些品質,我們看待自己的方式,以及他人眼中的“我們”。在我們的自我形象,或者說自我認識當中,有三個特別重要的方麵,它們決定了我們對自己的看法:自豪、自尊以及自信。因此,自我形象其實是一個三角式的概念,三個基礎要素會相互作用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例如,隨著自豪的減少,我相信,我們的自尊和自信也會隨之消減。同樣的道理,當我們重新獲得自尊時,維持自信和自豪就會變得相對更加容易一些。

      不過,不同的人格類型,其自我形象的構成要素也截然不同。由於良好的自我評價往往是決定我們是否快樂的重要因素之一,與此同時,這通常也會對我們的成功產生不可小覷的影響。所以我們完全有理由停下來,認真了解人格的這一重要組成方麵,並對四種人格的自我形象作一比較。



      由此,我們得知,要想做到自我感覺良好,護衛者必須具備可靠、(對他人)有幫助且值得尊敬這三種品質,同時,這三種品質還都必須獲得別人的認可。至於其他品質,例如真實可信、自治,幾乎對護衛者構建良好的自我形象毫無幫助。這三種品質--可靠、有幫助以及值得尊敬--彼此之間也形成了一種三角關係,正如下圖所示。請注意,提升可靠性可以增強幫助性,最終使得值得尊敬的程度也隨之加深,以此類推。不過,無論這三種品質之間的關係如何,它們都對決定自我認識具有相當重要的作用,因此,我們絕對應該細致地分析和學習每一項品質。

      護衛者的價值觀

      不同的人所珍惜的事物--即我們所說的價值觀--也有所不同,而在所有性格特征當中,價值觀也是體現各種氣質之間差異最明顯的特征之一。不同氣質的人,其青睞的心情、信賴的對象,以及渴望得到的東西都不同,他們珍視的品質也不一樣。當然,他們的追求和抱負更是不可能同日而語。當人們開始認識這四種氣質模式的時候,他們首先注意到的往往都是雙方在價值觀上的反差。因為,相對於其他特征,例如,自我形象或是智能形式,觀察和識別價值觀通常會顯得容易一些。

      本性多慮

      絕大多數時間裏,護衛者通常都顯得有些多慮。他們關心自己的家庭、工作以及家人,甚至鄰裏。他們常常會為了自己的職責、工作、健康,以及財務狀況而焦慮,並經常會為了穿戴和守時問題而憂心忡忡。無論是驚天動地的大事--例如犯罪和處罰,學校裏的行為標準,社會公德,還是雞毛蒜皮的日常小事--例如洗盤子,給玫瑰花除蟲,乃至油箱內汽油所能行駛的公裏數,都是他們關心的問題。當然,每個人都會有自己關心的事情,隻不過,其他人的關心範圍不會像護衛者這樣廣闊,其程度也遠遠不及他們。用“憂國憂民”來形容護衛者,簡直是再合適不過了。



      這種對任何事情都殫精竭慮的心態使得護衛者很容易受到消極情緒的影響,從這一點來說,他們很像蓋倫所描繪的憂鬱的“黑膽汁型人”。簡而言之,SJ型人十分關心社會的發展走向,隻不過,絕大多數時候,他們的關心似乎顯得有些杞人憂天,尤其是在麵對他們所愛的人時。對許多SJ型人而言,社會似乎從未停止衰落的腳步,道德和風俗早已不像過去那樣單純而質樸,而人們似乎也不再像從前那樣對它們充滿敬意。這個世界究竟要走向何處?即使是最快樂的SJ型人,隻要一想到這些陰暗的問題,也會不由自主地蹙起眉頭,開始為身邊的一切感到焦慮不安。

      實際上,SJ型人通常都具備很強的幽默感,因此他們的身邊總是不乏朋友相伴,而他們也往往過著一種充實而愜意的社會生活。隻不過,即使是舉辦一次晚會,護衛者也總是能發現一些令人擔憂的事情。托爾金就曾在他的故事裏塑造過一個好客的霍比特人比爾勃·巴金斯。他喜歡邀請朋友來喝下午茶,卻總是為邀請、招待朋友和準備食物而感到煩惱。

      他喜歡有朋友來訪,可是他希望朋友們能夠在來訪前事先通知他,所以,他更喜歡主動地邀請他們。他的腦海裏會突然蹦出一些可怕的想法:蛋糕可能會不夠,接著,他……一溜煙跑進酒窖,將一個一品脫的啤酒杯裝得滿滿的,然後又跑到食品儲藏室,拿出兩個漂亮的圓形種子餅--他下午剛剛烤好準備用做晚餐後的甜點。作為主人,他很清楚自己的職責,並且忠於職守,哪怕再辛苦他也絕不會讓客人覺得受到了怠慢。



      信賴權威

      護衛者信賴權威。他們相信權威的階級係統--從上至下的規則和製度。他們認為,人與人之間就應該有上級和下級之分;社會成員在社區、學校、教堂,以及公司和家庭當中的一舉一動,都應該接受那些擁有最高權威的人們的管理和監督。在教育和醫療領域,SJ型人對權威人士的信賴更是有增無減--毋庸置疑,“醫生最清楚一切”。此外,SJ型人還會對宗教和國家的首領教皇和大主教,總統和總理,表示出一種絕對服從的信任感。他們似乎對任何形式的王權都充滿無與倫比的信賴和忠誠。許多SJ型人都相信,一種更加崇高的權威一直在監督我們的言行舉止。“對於那些無視秩序和權利規則的國家,上帝永遠不會露出善意的微笑,因為製定這一永恒規則的正是上帝。”美國的締造者喬治·華盛頓如是說。

      護衛者對權威的絕對信任早在其年幼時就已經清楚地顯現出來了。在一個剛剛組成的幼兒園班級裏,你會看到有近一半的五歲大的孩子會認真地聆聽老師的教誨,嚴格遵照老師的要求做他們“應該做”的事情。剩下的那一半孩子(大多數是SP型人)則會像小狗一樣嬉戲打鬧,快樂無憂地玩耍。至於少數的NF型人和NT型人,他們的自我意識似乎更加強烈。他們往往沉浸在自己的思考當中,通常不會受到周圍混亂情況的影響。順便說一句,在小學和初中,通常來說,大約三分之二,或者更多,四分之三的老師都是護衛者。對許多SJ型人而言,選擇這樣的職業的確是明智之舉。畢竟,按照規定,傳統的學校教育不僅旨在傳授學生一些基本的書本知識和實際的動手技巧,而且還會向下一代灌輸遵守秩序和尊敬權威的思想。

      護衛者往往會被社會保護者的角色所吸引,時刻保持警惕,提防生活中的不安全因素,尋找防禦之法,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從而防止損失、失敗和失望的打擊,同時對抗人性當中那些被他們認為是不負責任的思想。綜上所述,我們不妨把護衛者看成是安全尋求型人格。在這樣一個充滿了危險且動蕩不安的社會裏,能夠擁有一群如此關注安全問題的守護者,這的確是一件令人感到高興的事情。“事行穩健,勝過事後遺憾。”SJ型人常常會這樣說和做。



      珍視感恩

      護衛者更加珍視他人對自己的付出所表現出的感激之情。如果其他人把他們的服務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毫無感恩之意,這通常會讓護衛者感到有些尷尬,甚至心煩意亂。隻不過,他們從來不會向他人說起自己的這一煩惱。事實上,再也沒有比護衛者更值得我們感激的人了。他們總是無私且盡心盡力地守護著身邊的每一個人,每一件事,從未有過絲毫的懈怠。然而,在所有人當中,他們也是最不善於要求他人表達感謝的人。這大概是因為他們是所有人當中最早轉換自身職能角色的人--從接受照顧的孩子到提供保護的父母。在他們看來,父母的職責遠比“父母”這一帶有感激意味的稱謂本身更加重要。

      他們對個人職責的關注很自然會衍生出這樣一種結果:他們幫助他人,經常做一些費力不討好的工作,打掃衛生,清洗衣物,做記錄以及所有那些與後勤需求相關的常規性且繁重的,可同時往往也十分關鍵的工作。試想一下,就在一家人開心地享受為期兩周的家庭假期時,如果沒有人定期檢查車裏的汽油和機油,那會發生什麼樣的事?這都是一些十分重要的日常工作。然而這些工作的本質卻決定了它們常常會被人們所忽視,而最後的結果就是,完成這些工作的護衛者也許並不會(絕大多數情況下都不會)因此而得到他人的感謝。事實上,隻有當這些工作沒有完成時,人們才會注意到它們的存在。最終,護衛者很可能會憤憤不平地抗議:長期以來,他或她一直都在辛勤地工作,而他們的付出卻從未引起過任何人的注意。“畢竟是我完成了工作,而我惟一想得到的就是你們的感謝。”這樣的抗議的確很有必要。因為那些接受幫助的人,往往會忘記感謝幫助過他們的護衛者。



      護衛者所扮演的社會角色

      世上有兩種社會角色,一種是由我們在自身所處的社會環境中所發揮的作用來決定,另一種則是通過我們自己的爭取而得到的。在處理各項社會事務的過程當中,我們必須擔負起一種職責,或者說,扮演一種角色。麵對父母,我們扮演的是子女的角色;麵對一奶同胞,我們扮演的是兄弟姐妹的角色,麵對家族中的其他成員,我們需要扮演的則是親戚的角色。此外,我們也可以選擇在婚姻中扮演配偶的角色;對孩子承擔起父母的職責;而在公司裏,我們既可以是上司,也可以是下屬;生活中,我們可以是別人的朋友,等等。生活於社會當中的我們不可避免地需要與他人進行交際,所以無論是被動地接受,抑或是主動地爭取,我們除了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外別無選擇。

      從人格學的角度來說,有三種社會職能顯得格外重要:配偶、父母和領導。不同氣質的人會在麵對這三種職能時表現出許多重要的差異。也就是說,他們的擇偶,養育子女以及作為領導的方式,會對他們的伴侶、子女以及同伴產生重大的影響。下圖就為我們展示出了不同類型的人在履行這三種社會職能時所采取的不同態度或方式。

      護衛者的擇偶方式與其他三種人有著巨大的差異:一方將其當成是合作夥伴,而另一方則分別將其當成是玩伴、心靈伴侶以及思想伴侶。了解這些不同的社會角色需要深入細致的學習和研究,因此,關於擇偶和婚姻的話題我將會在第七章中詳細談到。

      作為父母,護衛者會極力敦促孩子參與社會交際,從這一點來說,他們與提倡釋放自我的技藝者父母、促進和諧的理想主義者父母以及賦予孩子獨特個性的理性者父母顯然不可同日而語。與此同時,護衛者以穩定著稱,其擔任領導的方式也遠遠不同於其他三種氣質的人:談判(技藝者)、催化(理想主義者),以及預想(理性者)。不過,通過護衛者扮演這些社會角色時所表現出來的一些特征,我們至少可以大致了解他們究竟是如何來履行這些社會職能的。



      合作夥伴

      在擔任配偶角色時,護衛者會把自己當成是對方的合作夥伴,隨時準備捋起袖子,和他/她一起構建舒適、穩定的家庭生活。SJ型人通常都會絕對忠於自己的配偶。他們覺得,當配偶陷入困境時,自己有義務與他們並肩作戰,幫助他們走出困境,重新振作。因此,在兩性關係當中,護衛者比其他類型的人更樂於幫助配偶解決麻煩。不要忘記,SJ型人的自豪就是建立在幫助他人的基礎上的。所以,作為一名合格的配偶,他們必須向配偶伸出援手,而事實上,他們也非常樂意這樣做。當然,其他類型的人通常也會希望自己能夠對配偶有所幫助,隻不過他們絕不會像護衛者這樣,以一種極其嚴肅認真的態度來對待這一問題。

      鼓勵交際的父母

      作為父母,護衛者通常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彬彬有禮,適應所處的文化環境,同時支持和配合社會的發展,總而言之就是“使其社會化”。在父母的熏陶下,護衛者的孩子會變得越來越能幹,無論是在家中、學校、教堂,還是在童子軍、其他社會活動以及家庭聚會當中,他們都會盡可能地幫助他人。SJ型父母對子女的最大期望就是希望他們能夠順利地適應社會,並且從各個方麵促進社會的發展。護衛者家長對這一“社會化”工程的關注程度顯然遠遠超過了其他類型的家長們。畢竟,這並不是他們所關注的焦點。他們真正關心的是鼓勵孩子勇於冒險(技藝者),培養積極的自我形象(理想主義者),或是增強其獨立性(理性者)。



      穩定型的領導者

      在護衛者看來,細致周全的管理部署是施展領導才能的首要前提:應該做什麼,怎樣做,以及派誰去做。這就意味著,每間機構或每個項目都需要有一些計劃、章程以及標準的操作流程,從而使得雇員們能夠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職責。每當有需要時,他們都願意並且能夠隨時隨地投入到工作當中。如果沒有,那麼,SJ型的領導者必定會建立一套細致的規則,並且讓每個人都銘記於心,從而確保即使是那些獨行俠或異教徒式的下屬(這些人往往無視規則的存在而我行我素)也會服從他的領導。也許,某些個人主義者通過其獨特的操作方式可以取得更好的效果,可即便如此,護衛者型的領導者也一樣可以找出理由,對他們的這種創新提出質疑。在他們看來,這種創新很可能會損害和幹擾正常工作程序的穩定性,此外,它們還有可能會擾亂其他同伴的工作情緒。製訂規則和章程是為了所有人的利益,因此,所有人都必須遵守,不然,混亂而令人不滿的局麵就會隨之出現。在護衛者看來,如果領導者無法通過標準化的操作使企業保持穩定,那麼,等待他的極有可能是一個事倍功半的結果。

      刪除回複@TA
    • Z-L-think(INFJ)2011-11-07 刪除回複@TA
返回頂部